王不见王

金希澈*金钟云

01

 

金钟云被前辈扯着手要一起谢幕的时候还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下,好在粗线条的前辈忙着跟旁边的人打招呼完全没注意到。弯腰还没到二十秒的时候腰部累积的酸痛感瞬间爆发,他余光扫到左边有人起身,被疼痛感桎梏住下意识的想要跟着一起然后被前辈攥紧的手扯回了一丝理智。

 

腰上的酸痛感开始横冲直撞的大规模的扩散,上台表演前特意的节食没能使血糖保持在平稳值,视线所及之处均在摇晃。

 

起身的时候眼前还是晕的,像是小时候家里那台信号总是不好的黑白电视,密度过大的雪花像飘不完似的成堆成堆的往下掉。他习惯性的180度的绕场问好,直到最后30度的时候才恢复视野,刚好跟金希澈四目相对。

 

视线交错了一秒就被金钟云避开,他继续的向粉丝打招呼,被他忽略的人不满的皱了皱眉,踩着彩带的碎屑就向他走来。

 

像是老朋友一样的把手搭在他肩上,金钟云皱着眉头抬眼看对方,对方倒是没什么反应,漂亮的眼睛里闪烁着细碎的光,一瞬间要说什么都忘了。

 

"干什么?"

 

"问好啊。"金希澈揽着他的肩膀推着他往前走,鉴于体型的差异金钟云所做的一切拒绝举动都是白搭。

 

"咱俩这关系一起问好不合适吧。"

 

"咱们两个一起问好怎么了?"金希澈一脸狐疑的看着他,在他因为突然停下的脚步回头看的时候还无辜的眨了眨眼。"你又不是我前男友有什么不合适的?"

 

02

 

金希澈跟金钟云是同年出道的两个新人。本身没什么太大的交集的,都是靠着粉丝之间的骂战来了解对方。

 

今年的新人奖里面他们两个都有被提名,两家粉丝精神高度警戒,恨不得提到对家名字里的一个字就直接进入战斗状态。

 

腥风血雨殊死搏斗了快两个月,万万没想到有黑幕,最后两家谁都没得奖。

 

金希澈是比金钟云早知道有黑幕这件事情的,所以在奖项即将揭晓前镜头切到他的时候他面无表情的扯了下嘴角,甚至还在宣布结果的时候竖了下中指。

 

金钟云不知道。

 

他只是保持着僵硬的笑容机械的拍着手,发烧带来的混沌感让他除了站起来外没机会再做出更大的动作。

 

金希澈在底下看着他竞争对手的舞台,开头明显的抢拍,跳舞的时候脚步都是乱的。明明身体状态不好吧,金希澈看着他没出任何差错的唱完最后一个高音,在一片沉默中率先鼓起了掌。

 

03

 

一晚上的时间,原本提到就打的两家现在看到对方跟看到亲人似的。甚至在他们两个抱在一起问好的照片流出去之后,他们两个的CP在一晚上的时间里就火了起来,一连在热搜上挂了两天。

 

"哥,你不解释一下吗?"

 

总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小朋友,一边笑一边在那给他发链接,笑够了还声情并茂的给他读出来。

 

"滚。"

 

金钟云听的一身的鸡皮疙瘩,上去踹了一脚已经笑到缺氧的李赫宰,顺手从茶几上拿了个苹果塞到他嘴里。

 

鬼知道金希澈那天晚上为什么要走过来跟他一起问好,之前看到他们总说他是疯孩子,说不定就是一时兴起,刚巧自己还省了不少力气,纠结起因干什么?

 

"卧槽。"吃着苹果也管不住他的嘴,金钟云白了一眼李赫宰,端着咖啡往旁边挪了挪。"哥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不猜闭嘴不感兴趣。"

 

"……"

 

李赫宰委屈的咂了咂嘴,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哥你真的不猜吗,收获到了对方的脏话后安静如鸡。

 

04

 

"你他妈为什么不告诉我金希澈发了微博?"

 

"你说你不感兴趣让我闭嘴的!"

 

金钟云脑壳疼,他又点进去一遍确认了自己看到的内容确实是真的,把手机锁了屏把李赫宰推出了门外。

 

全网征集金钟云联系方式。

 

他他妈是不是喝多了,好想一巴掌拍到他脑袋上面用*100的音量朝着他耳朵喊你清醒一点。

 

他咬着手指捧着手机,心里想自己要不要回条消息过去。锁屏键还没摁开电话就打了进来,金钟云吓得一个激灵直接把手机扔了出去。

 

哇哦……

 

身为处女座的金钟云蹲在床边看着床底下的手机,有的时候不由得感叹,命运可能就是想玩死自己。

 

手机铃声持续不断的在耳边响起,金钟云被吵的没办法,咬着牙从床底下够出了手机。

 

"喂!"

 

"你终于接电话了。"

 

"???"

 

金钟云把手机拿远了一点,是从来没见过的号码。

 

"要出来喝酒吗?"

 

05

 

金钟云之前看过金希澈的一个综艺。

 

那时候他刚出道,把稍长的头发扎成高马尾的样子,看起来一副高傲又不好惹的样子。

 

事实上也没差多少。

 

面对着出道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前辈,金希澈照旧可以做到嘴炮还击。

 

金钟云当时正吃着饭,被他没轻没重的话吓得把筷子都扔到了地上,连带着还有只吃到一半的鸡腿。

 

做事完全不顾后果的人。

 

当时看电视的金钟云这么想,现在看着把车停在他家楼下摇下车窗跟他Wink的金希澈他依旧这么想。

 

算了。

 

金钟云自暴自弃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看着对方帮他系安全带的侧脸发呆。

 

就像当年那个节目一样,当时的他全场明明就只不认识金希澈,依旧会被对方所吸引一双眼睛都只跟着他转。

 

现在好像也是一样。

 

06

 

"我不喝酒的。"

 

金钟云看着桌上乱七八糟的酒瓶,啤的白的红的,还有金希澈手里那五颜六色不知道应该用什么颜色去形容的。

 

"配合一下嘛。"

 

金希澈顺手递了杯颜色看着还算正常的酒给他,他不好说什么就直接接过,兴致缺缺的抿了两口就丢在一边。

 

"我注意你很久了。"

 

金钟云也不打断他,安安静静的缩在沙发上,抱着手臂听他在那扯。

 

"最开始是在粉丝那里看到的你的名字,说是什么最难缠的对手。我当时看着你的照片还好奇来着,长得倒是还可以但是怎么样也没到达能当我对手的程度。"

 

金钟云默默打量着放在那的啤酒瓶,准备挑一个顺手一点的一会金希澈再说什么就直接砸过去。

 

"后来你出专辑的时候我还买了,我难得运气超级好的抽到了签售会的票,但我那天有行程没去成。"

 

"出道那时候我唱歌,有一句话我连着唱跑了一周。那时候一堆人给我发消息说我不适合唱歌,好多你粉丝还专门@我说我没什么资格当你对手。"

 

"多亏你的福我还努力练了唱歌,毕竟我不能除了美貌一无是处。"

 

"不不不,你还不要脸,这是多少人都没有的优良品质。"

 

金希澈笑意盈盈的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弄得金钟云心里直发怵。接受了他谁也不饶的样子再看到的他难得温顺总觉得接受不了。

 

"你今天找我来干嘛?弥补之前签售会错过的来找我要签名?"

 

金希澈笑的格外明媚。

 

他把酒杯放在桌上坐到了金钟云旁边,靠的很近,金钟云甚至能感受到他言语间的气息。灯光照射下悬浮在空气中的细小粒子被炽热的气息冲击,在皮肤上进行了二次扩散。

 

"其实我想更想在你身上签名。"他说。

 

07

 

金钟云第十三次拒绝李赫宰一起出去玩的建议,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碎头发,顺带还踢了下影响他动作的李赫宰。

 

"哥。"小朋友在一边独自委屈,说还是不说迟疑了好久,把金钟云的被子缠得乱七八糟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纠结。

 

"哥你不要总出去鬼混了,当心肾虚。"

 

已经出门的人听到了他这句话又骂骂咧咧的走了回来,拿起鞋架上的果盘直接丢了过去,顺势关门把他弟的委屈跟惊呼一并锁在门内。

 

老实说他也搞不懂他跟金希澈这是什么关系。

 

在节目上他们两个只要提起对方的名字那必定就是又说到了想打败的对手,官方设定他们两个就是宿敌般的存在。

 

然后晚上见面再盘点他俩到底谁说的更夸张,从金希澈你凭什么好意思说我你今天亲了多少个人开始,到你闭嘴你都跟一个正当青春年少的男性同居这句标准结束语而终结。

 

金钟云吵架超不过金希澈到床上也没能打的过对方,也不知道金希澈这个打架从来没打赢过的菜鸡怎么就能把他压在身下。

 

好像没见过对外忙着撇清身份提到对方就恨不得把牙都咬碎的情侣,也没有见面就吵一路吵到床上的宿敌。

 

金钟云想不明白也没办法定义,他能做到的就只有在大清早腰痛的时候打电话给李赫宰,问这孙子到底什么时候能从自己的房子里出来搬到外边住。

 

08

 

其实金希澈撒谎了。

 

他不是从粉丝那里认识的金钟云。

 

他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打歌的时候,金希澈当时在后台,无聊到看着之前出演者的影像打发时间。

 

他是在那个时候看到的金钟云。

 

对方染着一头白发,歪着头面带微笑的看着底下努力应援的粉丝,在前奏响起的瞬间恢复了认真的神情。

 

金希澈看着他,忽然就理解了为什么粉丝可以仅仅通过数万个像素点集合成的影像宣布自己疯狂的爱上了某个人。

 

一见钟情太恶俗,我喜欢你太黏腻。

 

所以他至今没告诉过金钟云,连他第一次见到对方特意在拥抱间留了一点空隙,生怕对方听到他震耳欲聋的心跳声这件事也一并缄默。

09

 

李赫宰第无数次斥责,金钟云这没良心的男人居然连帮他过生日的机会都不给他。生日会结束之后妆都没卸就被待在后台的金希澈拉走了,晚了一步的李赫宰抱着生日蛋糕跟满屋子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你不是还有别的行程?"

 

"推掉了。"

 

金希澈在他说出影响情绪的话前先采取行动,被金钟云捶也没停止动作,扶着他的脸往床上倒。

 

"你哭了?"

 

"你打的太疼了。"

 

金钟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小声念了句菜鸡。

 

"我菜鸡?那一会你可别哭。"

 

这人发什么疯。

 

金钟云仔细想想自己好像没说什么触动男性尊严的话,金希澈在这不留余地的向自己证明什么?

 

他腰酸背痛到昏昏欲睡,想着明早起来一定要照着金希澈脑袋打,不见血是他最后的温柔。

 

"我们分手吧。"

 

我们在一起过吗?

 

金钟云累到没办法开口反驳,他像是得了重感冒,嗓子又干又哑连呼吸都跟着疼。

 

"对不起啊。"

 

"你总说我做事不顾后果,"金希澈从后面抱着他,泪水滴在身上上好像要把皮肤都一并灼烧。"之前我确实不怕,大不了就是挨一顿骂嘛,什么都比不过自己开心更重要。"

 

"这次我怕了。"

 

有过同样的经历所以更能理解,你在台上有多耀眼就经历过多少的劫难。少年用汗水跟眼泪浇灌的花朵,日复一日挨过了时间的折磨好不容易等到它开花。

 

而我绝不允许自己成为折断花朵的风。

 

我知道这件事有多艰难,所以我来替你做出决定。你看你就只是充当一个执行者都在那流泪,下次见面可别想笑我止不住的哭鼻子。

 

10

 

算起来好久没见了。

 

年末的颁奖典礼上他们两个依旧在同一个奖项里被提名,只不过金希澈在日本有活动没来参加典礼,没有任何意外的让他抱奖而归。

 

好像是没有什么挑战性,还是有人跟自己争会有意思的多。

 

金钟云难得在谢幕的时候接收到了自己身体发出的警告,提前起身看着荧光棒构成的海洋。

 

好像金希澈总喜欢这样。

 

他隔着满天飞舞的彩带用力的挥了挥手,突然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金希澈说过的话。

 

"你又不是我前男友有什么不合适的?"

 

果然这孙子就不会说点好听的话,到最后玩大发了一语成谶。

 

在等待的时间里他环顾四周,果然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提前起身。

 

就像在他们两个漫长而又持续性的战争中,终究只会剩下他独自一人。

 

-END

评论(29)
热度(129)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