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点超甜

圣诞老人不会来

金希澈*金钟云

OOC

 

今年的冬天难得的没有雪。

 

 

金钟云懒得找换季穿的衣服,本来想着就拖延几天,等到天气转凉再从整理箱里面翻外套。

万万没想到早就该来的大雪迟迟未到,他一件大衣从初秋穿到了寒冬,估计运气再好一点的话可能连年末也能一起撑过去。

 

 

“哥你换件外套穿吧,你要是没钱买我送你一件。”

 

还没换好鞋就听到李赫宰在一边大声嚷嚷,他眯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把手里的快递盒冲着对方就扔了过去。

 

“哥!你这属于谋杀你知道吗?我要躲得慢一点你就准备好在在监狱过你的后半生吧。”

 ...

错误预估

金希澈*金钟云

“哥…”

终于是承受不住糕点师惶恐的视线,金钟真硬着头皮走进了咖啡店的工作间里。

半分钟的时间措词,一分钟的时间做心理建设。推开门的瞬间他迎上了他哥探寻的视线,于是之前做的所有准备全都白搭。

“怎么了?”

金钟云咬着袖子艰难地把它固定在了手肘上方,把水流开到最大试图以最快的速度洗掉自己手上沾满的全麦粉。

“哥你什么时候做好啊,我都饿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特意低下头去收拾工作台,趁着不需要进行眼神接触的这段时间可劲地跑火车。

什么工作忙客人多没时间吃饭,什么糕点师小姐姐最近做的蛋糕太甜不符合他喜好。话说的掷地有声没有一点犹豫,全然不记得十五分钟前飞速解决了一块芝士...

剧本



金希澈*金钟云


OOC


金希澈还是在赶通告的路上翻到的金钟云参加Unde Nineteen的视频。

上一秒面无表情的说着要人家再训练一年的话,下一秒半眯起眼睛挑起半边的嘴角,不需要借助任何言语就藐视了全场的人。


他看的起劲,三分钟的视频里硬生生的截出了快五十张的照片。一边挑着表情管理不怎么成功的截图发给金钟云,一边在群里跟着李赫宰起哄他这个前辈当的太凶。


他俩拿着琼瑶的剧本给人家练习生安排好了一出大戏,在这说得天花乱坠控诉得声泪俱下,连带着一大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队友跟着他俩在这添油加醋。

服兵役的忙内都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回了个哈哈哈,金钟云身为一个职业网民迄今为止连个标点符...

少年

“在想什么?”

少年从后面搂住他。

冻得没什么知觉的双手搭在他的胸口处,猝不及防的温度改变弄得他浑身一抖。被身后的少年敏感地感知到,讨好似得拿柔顺的发尾蹭了蹭他的脸。

“在想什么啊?”

金希澈偏过头去看他。

他穿着宽松的白衬衫,初冬的季节里还套着那条浅色的破洞裤。都不用金希澈开口问,发红的膝盖就已经认证了他的担心。

“在想金钟云。”

像是青春期的初中生。

闹别扭也要提前告诉你。

生怕自己缩到角落里的动作还不够明显,恶狠狠地又瞪他一眼给足了他暗示。

“怎么了?”

金希澈贴着他身边坐下,被他抬手推到一边。

金希澈把手搭到对方肩上,被对方斜了一眼之后抬手拍掉。

还挺疼的。...

百无禁忌万夫莫敌我超喜欢你

我好累哦
作业好多啊
十一月的前半个月是不会对我好了
我们后半个月再见吧

你有一条来自金先生的信息

新的一周不要丧
 
金希澈*金钟云
OOC

"你有一条来自金希澈的信息,请注意查收。"

我他妈怎么能睁眼就看到这种噩耗?
 
噩梦噩梦是噩梦
闭眼闭眼快闭眼
 
金钟云掏空杂念,放松身心尝试着对着自己催眠,把金希澈这个祸害从他脑海中剔除。

祸害本人心里并没有逼数,见他微信不回打电话不理就直接找上家门。
 
秉持着把金钟云吵醒这唯一一个理念,把敲门这项只需要运作环腕关节的活动成功改变成了一项全身运动。
金钟云想,他拿菜刀开门的动作是认真的:)
 
 ...

猫在钢琴上晕倒了


"喂。"


他站在树荫下。
明亮而细碎的光点透过树叶的间隙打在他脸上,跟随着带不走任何温度的风在他脸上游走。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抬眼看他,故意扬起了一边的嘴角,痞里痞气的吹了个不成调的口哨。


"我叫金希澈。"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金钟云咬着手恶狠狠的盯着金希澈看,对方瘫在他家沙发上不说话,赏了金钟云一个白眼继续看着自己给他打开的实况直播。


他气不过拿起一个抱枕丢过去,不出意外的,抱枕穿过对方的身体与之前扔过去的抱枕相撞,然后顺着一道抛物线砸到了羊绒地毯上。


"不是跟你说...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