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禁忌万夫莫敌我超喜欢你

偏执

葡萄软糖

大三角

斯德哥尔摩

不可说番外

我好累哦
作业好多啊
十一月的前半个月是不会对我好了
我们后半个月再见吧

你有一条来自金先生的信息

新的一周不要丧
 
金希澈*金钟云
OOC

"你有一条来自金希澈的信息,请注意查收。"

我他妈怎么能睁眼就看到这种噩耗?
 
噩梦噩梦是噩梦
闭眼闭眼快闭眼
 
金钟云掏空杂念,放松身心尝试着对着自己催眠,把金希澈这个祸害从他脑海中剔除。

祸害本人心里并没有逼数,见他微信不回打电话不理就直接找上家门。
 
秉持着把金钟云吵醒这唯一一个理念,把敲门这项只需要运作环腕关节的活动成功改变成了一项全身运动。
金钟云想,他拿菜刀开门的动作是认真的:)
 
 ...

猫在钢琴上晕倒了


"喂。"


他站在树荫下。
明亮而细碎的光点透过树叶的间隙打在他脸上,跟随着带不走任何温度的风在他脸上游走。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抬眼看他,故意扬起了一边的嘴角,痞里痞气的吹了个不成调的口哨。


"我叫金希澈。"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金钟云咬着手恶狠狠的盯着金希澈看,对方瘫在他家沙发上不说话,赏了金钟云一个白眼继续看着自己给他打开的实况直播。


他气不过拿起一个抱枕丢过去,不出意外的,抱枕穿过对方的身体与之前扔过去的抱枕相撞,然后顺着一道抛物线砸到了羊绒地毯上。


"不是跟你说...

最佳损友

金希澈*金钟云

他的电话来的太是时候,金希澈翻来覆去跟时间斗智斗勇好不容易酝酿出的一点睡意,被响起的电话铃声瞬时摧毁。

照理来说是该生气的,连带着胸腔都在发抖恨不得把一口牙都咬碎,开口就要问候对方亲戚丝毫不给人还嘴的机会的那种生气。


还是敌人太狡猾,接通了电话就是呼啸不止的风声,连带着把他从喉咙里漏出的那点呜咽声都吹的零散。就像是大风天里瑟瑟发抖委屈巴巴的扯着他袖子的猫一样,他就是成为不了温柔乡怎么也要勉强当个避风港。

要他说金钟云可做个人吧,怎么他哭过一次自己服软了之后这招就屡试不爽了。之前狂犬的称呼被他自己乖张的性格宣扬的彻底,现在怎么又紧跟流行学上了小奶狗?...


【论坛体】对待难哄的哥哥有没有什么办法?(童云)

没有我哄不好的哥

我都换了名字了为什么还躲不过回答问题的命运:)
Fine
不过这个问题真的没什么好问我的
我周围没有难哄的哥
只有怎么哄都哄不好的哥
不要跟我说你搞不懂两者的区别,难哄是被哄对象的问题,哄不好是哄人者本身的问题

虽然我给自己起了个这么个ID看起来是很厉害的样子,我也确实有一套哄哥的技巧,但是其中大部分都很不靠谱都还在实验期能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完全因人而异。
自己慎重考虑。

首先先搞懂你哥为什么需要你哄

要是只是因为单纯的小事闹别扭那就轻言细语的安慰就好了,动用自己弟弟或是妹妹的身份卖个萌撒个娇就可以。
别说什么脸皮薄豁不出去,我一个官方体重90KG迄今已经活...

花粉过敏

过敏是一种机体的变态反应,是人对正常物质一种不正常反应,只有当过敏源接触到过敏体质的人群时才发生过敏反应。

不适感。

类似于羽毛拂过鼻尖,带来难以抑制的瘙痒感偏偏还没办法释怀。直视强光也没起到半点作用,喷嚏没打成还换回来一大口空气。

没办法完成的事总是让人郁闷气结,金希澈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金钟云鼓起的腮帮子,跟只时刻存着粮的仓鼠一样。

"你最近在躲我?"

金希澈身上带着种不知名的花香,不算浓郁但是要命的顺着他的呼吸道往里窜,挑衅的略过皮肤下层结缔组织中的微血管,目标直指抗体两人一见面就要打个你死我活。

金钟云试过口罩鼻塞,甚至拿卫生纸给自己堵到过呼吸困难,也没能...

王不见王 HE

1-8剧情一样 我就直接粘过来了

王不见王

01

金钟云被前辈扯着手要一起谢幕的时候还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下,好在粗线条的前辈忙着跟旁边的人打招呼完全没注意到。弯腰还没到二十秒的时候腰部累积的酸痛感瞬间爆发,他余光扫到左边有人起身,被疼痛感桎梏住下意识的想要跟着一起然后被前辈攥紧的手扯回了一丝理智。

腰上的酸痛感开始横冲直撞的大规模的扩散,上台表演前特意的节食没能使血糖保持在平稳值,视线所及之处均在摇晃。

起身的时候眼前还是晕的,像是小时候家里那台信号总是不好的黑白电视,密度过大的雪花像飘不完似的成堆成堆的往下掉。他习惯性的180度的绕场问好,直到最后30度的时候才恢复视野,刚好跟金希...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