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想事成

轻松向


OOC



金钟云站在街口,初春的夜晚风还是萧瑟的,他裹紧了身上的外套看着马路对面的霓虹灯。


一男一女从对面的饭店走出来,女生微笑着挽着对方的手臂,得体又大方的在门口跟对方告别后转身离开。


金钟云手指冻得发红,他把购物袋套在手腕上双手插回口袋里,临近饱和的塑料袋在手腕上留下一道发红的勒痕。


"呕——"


金钟云过去的时候对方正抱着垃圾桶吐的昏天黑地,他站在五米开外的地方,看着对方发红的眼眶还是没忍住走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背。


女生吓了一跳,身子发抖的偏过头来看他,看清楚来人后松了一大口气,鼻涕眼泪的全都开始往下掉。


"你都看到了啊…"


金钟云避开对方的视线轻声嗯了一声,在刚刚买回来的购物袋里翻出一包纸交到对方手里。


"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女生说出来一句话要等好久,断断续续的话还要金钟云自己拼好才能理解。"你真的特别好,但是我真的没有从头开始的勇气啊。"


金钟云学着她一样坐在垃圾桶的另一边,他把大半张脸都缩在宽大的外套里,时不时的附和着对方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跟你在一起是很幸福,可是跟他在的生活更舒适啊。"


"或许不需要几年跟你在一起的生活也会很舒服,可我没有多余的时间花在那几年上面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没关系。"


其实没什么好对不起,不可或缺的东西总是不会被排到第一。金钟云起身拍了拍身上蹭到的灰,把购物袋塞到了对方手里。


"那祝你幸福吧。"


他走了两步还是没低过内心的想法,咬着牙脱下了身上的外套交到对方手上,没去管对方扔下了一句再也不见就转身离开。



当天晚上金钟云就发烧了。


他一晚上半梦半醒,意识在现实世界跟梦境中不断游离。


所以这个脑袋上带个光圈,穿的雍容华贵带个大翅膀的人到底是谁?


金钟云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看着那位浑身透露着浮夸的天神逐渐收敛了起自己的光芒,金希澈的脸在自己眼前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金钟云:……


"可怜的孩子,看在你为人善良的份上,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


金希澈是疯了吗?这他妈在这玩什么角色扮演。


金钟云一脸冷漠的看着那位天神,走到人家面前踮起脚去够那个钢圈。


"金希澈你这玩应在哪弄得,怎么扯不下来?"


天神:???哪来的虎逼孩子???


天神一脸嫌弃的拍开了他的手,看着他努力往上够的样子叹了口气,把对方移到了跟自己视线平齐的位置。


"孩子,你要是想要我也能在你脑袋上安一个。"


"那感情好啊。"


"但是你以后就只能当神仙了,过着浇浇花养养草,随便买衣服想吃啥吃啥,游遍世间风光没事抽空帮人实现个愿望这种无聊的生活了。"


金钟云:……也真的是很无聊呢


他想了想自己刚付完首付的房子,为了家里不冷清刚刚从宠物店里牵回来的狗,还有死皮赖脸把屋子弄得乱七八糟以后就来他家蹭床睡的金希澈,再加上要是刚被劈腿就惨死家中的这个悲惨消息,为了自己的名声还是好好活着吧。


"那你有没有什么想让我实现的愿望?"


金钟云撕着手上的死皮想着自己到底缺什么,房子刚买的工作已经进入状态。刚刚被劈腿虽然说不是什么值得特别伤心的事情,但终归是少了一个人的陪伴难免会觉得空虚。


他想了想,带着点赌气的成分扯了扯天神的衣摆。


"我想要一个就只爱我一个人,离不开我对我不离不弃就只能带着我一个人身边的人。长得好看还有钱,每天早上起来非要给我一个大红包,不要都不行!"


天神:"这孩子怎么许个愿都不知道放开了说,一个哪够给你一堆!"



金钟云在闹铃想之前成功的被吵了起来。


昏昏沉沉的,他感觉他这一晚上几近魔幻。


先是去超市买东西撞见了自己女朋友跟别人走在了一起,再是梦到了一个长得跟金希澈一模一样的天神说会替自己实现愿望,再是后半夜他被蚊子吵的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起身一看才早晨六点。


他踩着瓷砖去接水,冰冰凉凉的触感总算把意识逐渐拉拢回现实之中。


才春天哪来的蚊子?


金钟云往下扯了下衣领看着自己锁骨上被咬的包,红肿,范围不大,比周围的皮肤稍微硬了一点,有点痒他硬生生的把周围的皮肤挠的开始泛红。


"别挠了。"


金钟云手里的玻璃杯摔在瓷砖上跌的粉碎,有谁从后面抱住了他,呼出来的气息全部都喷洒在他的脖颈处,跟动脉里面的血液一样灼热,好像要带走他全部的呼吸。


"你…是…谁啊?"


背后的人抱得又紧了一些,边抱边碎碎念什么要胖一些抱起来硌得慌,整个人像是软骨动物一样摊在他身上。


"我叫李赫宰。"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金钟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感受着身后的热源松开了手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过。是不是哪句话得罪了这位大兄弟他去拿菜刀砍人去了,不过现在的劫匪都这样了吗?上人家偷完东西不走还留着自报姓名?


什么毛病?


劫匪小兄弟跑到阳台不知道在那叽里咕噜说一堆什么,跑回来掰过他的左看看右看看,豪气的拍了下他肩膀说了句没错,就是你。然后继续瘫回在他身上。


金钟云:是你二大爷啊。


"不是你起来,你到底是谁?再这样我报警了。"


"你把我叫过来的!你向天神许的愿让我过来陪你的!你报哪门子的警啊!"


金钟云:?????!!!!!


"那我的红包呢?"


"在你锁骨上啊,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吗?"李赫宰一脸狐疑的看着他,再一次确定了他就是天神说的那个虎了吧唧的孩子自己绝对没认错人。"天神还让我大方一点多送你几个呢,除此之外你腰上,大腿内侧跟脖子上面也有。"


金钟云:……打扰了,是我天真鲁莽不懂事


"你能回去吗?"


"不能。"李赫宰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把金钟云的头往自己脖颈处摁。"你许愿说的让我离不开你对你不离不弃只爱你一个人的,我只会待在你身边哪都不会去的。"


-maybe TBC

评论(29)
热度(131)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