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竹马

1

我小时候最讨厌金希澈。
 
 
从小时候我们两个就没少打。

 
最开始是为了要玩什么游戏,要用哪一个角色,到底是吃雪糕还是吃冰棒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吵。到后来是连理由都不找,他甩手把外套搭在身上,仗着早生一年比我高一点的身高低着头看着我,带着戏谑的语气问我,"打吗?"
 
 
当然要打。
 
 
在车一过就卷起一米高的灰的街道旁,我们俩非要一人杵在一边面对面扯着脖子吵,街边卖碟的抱着音响都没我俩能喊,到最后逼不得已换了个小区蹲。
 
 
到最后灰头土脸哑着嗓子回家,从卡盒里面抽出那张珍藏的神兽卡垂头丧气的去砸对方家的门,像是看着稀世珍宝一样依依不舍的把卡送到对方手里,临走前还要一步三回头的不顾发疼的嗓子说我一定会赢回来。
 
 
又或是先喊不动的那个跑去买冰棒,一分为二看起来多的那一个分给赢家。买冰棒的钢镚总会会塞在最深处的口袋里,经常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感于是走两步就要翻一下口袋,翻来翻去到最后还是把它紧紧攥在手里,也不管硌不硌手和满手的铁锈味道。
 
 
2
 
 
金希澈大我一岁,先我一年上学。
 
 
所以我比同龄人要早接触学校门口摆着的小摊上卖得乱七八糟的玩具,为此我没少挨骂。
 
 
在一年级大家都跟老师学做风车的时候,我躲在班级后面折A4纸打响,我胆子不大的女同桌被吓得哭得直打嗝,从那时候我就再也没有过同桌。
 
 
二年级的时候金希澈借我玩什么软塑胶手掌,我上课玩的不亦乐乎,一个开心直接甩天花板上去了,从那之后我班的扫除就被我承包了。我极度怀疑就是金希澈自己放学比我晚,为了让我跟他一起回家才把那个东西借我玩的。
 
 
三年级的时候同班同学都在那看虹猫蓝兔七侠传,我被金希澈拖着看武林外传。他一口一个动画片多幼稚只有小孩子才看,武林外传到是高级就是我俩谁都看不懂,也就没事学学葵花点穴手图个乐呵。
 
 
3
 
 
我在要升四年级那年的时候得了水痘,说实话我那个水痘没特别严重,大家都说的什么又痛又痒我也完全没什么记忆。
 
 
我就记得那时候30多度的天,家里没空调我穿着短袖短裤一动还是满身的汗。金希澈穿着长衣长裤带着口罩帽子,每天来我们家隔着一道门跟我聊天。
 
 
用他的话说他这是来看留守儿童,怕我一个人待在家里没人照顾把自己饿死,怕日后他没人吵架日子过得不开心。
 
 
也不知道跟人吵架有什么好开心的。
 
 
他每天搬个小马扎坐在我房间外边,大热天的非让我把门关上还美其名曰两个人要经历相同的苦难,这孙子明明就是怕我传染给他跑到这来装什么大尾巴狼。
 
 
我一个病号本来身体虚弱时不时的就发汗,再碰上这位不让我开门的祖宗我那一天天的好像呆在桑拿房。
 
 
"金希澈你明天能不能别来了,你来了我一点好处病情反而加重了。"
 
 
"金钟云你有没有良心啊,我这大夏天的每天穿着长衣长裤顶着满头的汗我这是为了谁?再说你少在这扯你一个水痘你有什么可加重的?"
 
 
"不是你也不舒服你每天往这儿跑什么?"
 
 
"这不是看到你不舒服我就舒服了吗?"
 
 
"去你大爷的赶紧给我滚。" 
 
 
然后第二天九点他依旧准时砸门。
 
 
4
 
 
五年级的时候家有儿女都播到了第三部,我发誓这可能是我迄今为止追过最长的电视剧。那时候每天新闻联播结束之后才开始演,一直演到晚上十点。
 
 
金希澈家的床刚好对着电视,我俩经常看着看着就往后一倒,第二天顶着乱七八糟的发型往学校跑。
 
 
一边跑还要一边犟,到底是谁抢了谁的被子,谁睡觉不老实随便乱动弄得的另一个人也睡不好,边跑边说话连早餐都不用吃,现在想想我气管不好可能就是那时候呛风呛的。
 
 
不过家有儿女我就看完一半,后来金希澈要准备升学考试。我一个人看总觉得没意思,看了一会就把电视关了回去睡觉。
 
 
金希澈考完那天拽着我去他家打电动,又血腥又暴力,玩了一下午看得我头晕眼花的,我扔下游戏手柄直接往后倒,不管他怎么拉都不起来。
 
 
其实我当时没想睡,只是金希澈给我营造了一个过于舒适的环境。拉不动我难得有良心的还把电视声音调小了一点声,把他床上的薄毯子扯过来往我身上盖。
 
 
当然如果他没有盖到头的话我还是会感动一下的。
 
 
后来就迷迷糊糊的真的睡着了,等我醒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几点,屋子里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应该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但是当隔壁的争吵声越来越大的时候,我分明感觉自己看到了金希澈不停发抖的肩膀。
 
 
那天之后我们两个依旧混在一起,唯一不同的是,我再也没有留宿在他家里。 
 
 
5
 
 
在昨天出去吃饭的时候我偶然的看到了餐厅饮品单上有一个叫醒目的饮料,自从小学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的饮品,出于怀旧精神我点了一听。
 
 
我对它印象尤为深刻。
 
 
在我小学的最后一个假期,传统意义上来说应该是人我生中的第一个毕业季,我被37摄氏度的持续高温弄得心神俱疲丝毫,难受焦虑窒息感全部拥到心房,没给开心留下任何一丁点地方。
 
 
被我妈推出门的时候我发自内心的怕自己会热的蒸发,从我家到金希澈家近乎十分钟的路程,我闻着好像被烧化掉的柏油路的味道,胃里止不住的翻腾恨不得把前天的饭一起吐出来。
 
 
早知道热成这样我死都不会在来金希澈家前还折腾去仓买买两听汽水。
 
 
按理说,我跟金希澈认识那么多年,除了我们两个都不想说话的时候我们之间很少有冷场。就算真的找不到话题开口,直接问候对方亲人的事我们也没少干。
 
  
但那次我们两个都试图开口,诡异的是看着屋子里面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我们俩谁都没能做到打破僵局。
 
 
不过这个饮料这么多年也是真的没变,里面充斥的二氧化碳有点过于多,喝下去一口就出眼泪这点还是跟当年一模一样。
 
 
6
 
 
我俩在初中的时候,就像在打游击战一样。
 
 
每次我妈叫他来我家吃饭他照来不误,在饭桌上我俩还能假模假式的给对方夹个菜添个饮料,问到对方不想回答的问题的时候还能会替彼此找借口搪塞过去。
 
 
一回到屋里我俩就像谁也不认识谁一样,他跟那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朋友一起打电话发短信,我听着MP3调到最大声宁愿把自己震聋都不愿意听到他说的一句话。
 
 
我们两个认识这么多年别的默契没培养出来,在不理人谁都不认输这件事上莫名的契合。
 
 
其实有很多次我是真的想要先开口来着。
 
 
看到他跟那堆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学生的人混在一起的时候,看着他每天浑浑噩噩自己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事的时候。我都有着想上去扯着金希澈的衣服领子跟他互骂一顿的冲动,再不然一起打一架也行。
 
 
可是每当这时候我就能想起那天他冷漠又疏离的看着我,又或者是在我们两个再睡在一起的时候他再也不会张牙舞爪。他都安安分分了,我最多也不过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而已,有什么用呢?
 
 
我们都知道的,打一架的后果不会是我们再凑在一起交换着游戏卡。我不会在是他唯一的倾诉对象,我也补不上他因为父母离异后留下的心里创伤。
 
 
7
 
 
在金希澈初三的那年,某天在我家留宿的时候被我爸妈从屋里拽出来看电影。我裹着毯子缩在沙发上,看到他面无表情地坐过来的时候强忍住翻白眼的心,还是把半个毯子递了过去。
 
 
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四个要围在电视机旁边看一部爱情文艺片,我们两个一动都不敢动地僵在那里,他们两个看到一半终于受不了这个尴尬的气氛起身回屋。
 
 
我是不知道金希澈为什么一直没走,反正我就是单纯的怕冷不想扔下我的毯子而已。
 
 
“I love you so much, I just don't like you anymore.”*
 
 
我至今也没搞懂我为什么哭了,恋爱的感觉我一次都没经历过,我爱你跟我喜欢你这两句话在我这里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是跟我们和好吧一样是我迄今为止从来没开口说出来过的话,对我而言就跟今天吃饭了吗一样,本身不带有任何的情感寄托。偏偏在女主开口的一刹那,我哭的比她还凶。
 
 
金希澈愣在一旁,回过神来学着电视男主一样过来抱我得时候,抽出来的纸巾已经来不及交到我手里,鼻涕眼泪可能还带着口水都被他衣服照单全收。
 
 
8
 
 
有点丢人。
 
 
我把脸埋在他身上,哭过之后冷静了下来想了想前因后果十分的想跳楼。
 
 
"你还打算趴到什么时候?"
 
 
我磨磨蹭蹭的起来,避开视线不敢看他低着头撕着手上的死皮。
 
 
"没关系。"
 
 
金希澈一脸嫌恶的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T恤,怎么看怎么觉得说的不是真心的话。
 
 
"没关系的。"
 
 
无论是我阴差阳错的在金希澈最孤独的时候没有出现,还是金希澈在我最难受的时候当着一堆陌生人面前把我关在了门外,我们两个这长达两年的冷战因为我这场莫名其妙的眼泪被金希澈以一句没关系画上了句号。
 
 
9
 
 
金希澈的初中差不多都是混过去的,在我印象中他可能就是让老师比较头疼的人,唯一比较有存在感的事可能就是初三后半个学期打通了任督二脉学到后半夜考上了一个比较好的学校。
 
 
我报考之前还犹豫过两所学校之间报哪个,大家都建议我报分数更高一点的,就金希澈这孙子一顿向我安利他们学校拼死给我往他们学校里面拉,说什么他罩着我,把自己拧成一股麻花一样就差给我直接写好志愿书。
 
 
到后来还是被金希澈什么要选自己最有把握的,不要冲动行事的观点给洗脑,以高出分数线15分的成绩进的他们学校,为此我还拿到了学校的奖学金。
 
 
当时不知道是谁在军训的时候给我科普学生会主席又帅学习又好,我在上台前还激动了一把,看到金希澈一脸笑意的把奖学金递给我的时候我差点没把话筒给摔了。
 
 
"希望你再接再厉,好好学习,以优异的成绩替学校争光。"
 
 
呸。
 
 
"金钟云你注意态度,你一个新生在升旗台上对学生会会长翻白眼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你可说点人说的话吧金希澈,您初中那德行站台上说好好学习心虚吗?"
 
 
"今时不同往日知道吗?你去打听一下现在年纪第一是谁再来跟我说话好吗?"
 
 
不知道要上哪去的朴正洙突然出现,笑嘻嘻的看着我俩问了句找年纪第一啥事?
 
 
金希澈:"……这次是失误……"
 
 
我:"呵呵。"
 
 
"你就是希澈总提到的金钟云吧。"朴正洙开心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一直听希澈说有一个特别崇拜他的小学弟,从小一直追随着他的脚步,一直跟着他上到了同一个高中。"
 
 
我面无表情的回头,看着对方一脸戏谑的样子咬的我自己牙疼。
 
 
"你还跟多少人说过这些话?"
 
 
"差不多我认识的全部人吧。"
 
 
"……"
 
 
"金钟云你这人怎么现在还动手了!还在这打学生会会长!!!你怎么的你高中不想混了是吧!!!诶诶诶你还真的下死手啊,卧槽真的疼金钟云你轻点!!!"
 
 
10
 
 
金希澈晚自习比我多一节,但他提前收买好了我妈,于是我从高一开始就再也没看过天晴的样子。
 
 
照理说是我等他的,但是每次等我踩着晚修铃走出教室门的时候,总能成功的被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金希澈吓一跳。
 
 
"所以你为什么比人家下来的都早,怎么你一个学生会主席带头早退?"
 
 
金希澈也不说话,每天也不知道从哪带出来的小零食,我一问就塞我手里。
 
 
"贿赂我?"
 
 
金希澈一听也乐了,呲着牙直接笑出了声,被扑面而来的风吹的直咳嗽。
 
 
"嗯,贿赂你。"
 
 
他顺着我的口袋塞过来一瓶牛奶,还是热的,我回过头看他的时候还特意冲我比了个嘘。
 
 
"藏在班级暖气缝里面的,我这可是明知故犯顶风作案,你给我消停眯着。"
 
 
"你从暖气缝里拿出来就直接往我衣服里塞???"
 
 
"金钟云,以后我说啥你都给我闭嘴听着!"
 
 
11
 
 
金希澈为期三年的高中生活彻底结束的那天,全学校女生恨不得都送了份礼物过去,我坐在教室里看朴正洙传过来的照片,看着金希澈拖着个麻袋一脸苦逼地往家走的样子没忍住笑了出声。
 
 
那天我们往上搬了个教室,刚好是金希澈他们班之前的位置。我值日的时候还找到暖气中间卡进去的纸板,看来每天的奶应该是被塞到那了。
 
 
这怎么,学校不让在暖气顶上放东西就改在底下暗度陈仓吗,没有条件创造条件,学校怎么就放他毕业了。
 
 
我看着那块纸板,上面好像还留了一圈淡淡的圆印。玻璃罐底下的花纹好像还能看到。要去问问金希澈那罐奶在哪买的了,这孙子以后也不能给我送奶了干嘛还强行让我养成了喝奶的习惯。
 
 
我摸着纸板上面的痕迹,总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被彻底击碎随之又有新的东西快速生根发芽,破土而出填满了中间的空位。
 
 
12
 
 
我的假期在补课跟写作业这两件事情的循环往复之中度过,金希澈疯的都没边了,每天都在给我发照片和打电话这两件事情中寻找快乐。
 
 
这得空虚成什么样啊。
 
 
不得不说金希澈真的拉得一手好仇恨,我都经历了开学测试又经历了一个月考的时候,这位祖宗才结束了长达快三个月的炫耀我有多闲的活动。
 
 
"我明天要走了。"
 
 
"您可算走了。"我咬着笔看着写的乱七八遭的演算纸,不知道是我牙口太好还是笔的质量太烂,笔夹在一声清脆的声响过后与笔杆彻底分离。"你给我买盒笔之后再走!"
 
 
"那你来送我吗?"
 
 
"大佬我是不上学吗?"
 
 
"那我给你买完笔有个鬼用啊!我每天跟你视频让你看着我用啊!"
 
 
13
 
 
"你不是上课?"
 
 
"不是。"我翻了个白眼,这么多年金希澈还是能一击命中,你不愿意提什么他就非要把这件事情说一遍。
 
 
"哦。"
 
 
周围好多都是来送孩子上学的,总得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值得难过的事情,说到底也就是触景生情,看着周围的家长一个个脸上全是泪我不红个眼眶总是说不过去。
 
 
"你不是吧。"
 
 
金希澈跟看猴似的凑在我眼前,我恨不得眼泪立马倒流,在心里问自己一万遍为这孙子到底有什么可值得哭的?
 
 
"爸爸这不看你要走了,我……"
 
 
"闭眼。"
 
 
声音就卡在喉咙里,唇齿交融的瞬间就带走了所有的音节,完全没传到我的耳朵里。
 
 
口腔里还有淡淡的烟草味道,身上喷的估计不是自己买的香水,抬起手臂把手覆在我眼睛上的瞬间,浑身就好像被他的味道包围。
 
 
"哭都哭了,总要给你名分吧。"
 
 
14
 
 
要我说金希澈就是最大的渣男。
 
 
没有之一。
 
 
亲完拎着行李箱就跑,之后就没有任何的短信电话微信,如果不是朴正洙还会有事没事的时候告诉我金希澈的近况,我丝毫不怀疑这孙子已经死了。
 
 
怎么从小就这么倒霉遇上了金希澈。
 
 
你现在装成给我机会让我做决定的样子,那你亲我的时候玩什么先斩后奏。我报考高中的时候你诅咒小人都扎好了还说什么让我仔细考虑,不就是让我签了个名算给我什么决定权。
 
 
我不跟你说话你是不是就再也不发消息过来?
 
 
我看着快一年多没有新消息的对话框,告诫自己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不然摊上金希澈这祖宗得三天进一次医院活不活的过三十都两说。
 
 
不给消息是吧,行,老子自己去问总行吧。

  
15
 
 
我在火车上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梦里面是熟悉但从来没见过的榆木桌,跑堂的熟练的说着"客观您里边请"。掌柜的操着西安口音问我"您来点啥?"
 
 
我呆呆的坐在长椅上,新招进来的客人没轻沒重的拍了我一下,带着戏谑的表情把眼里的不可一世都写在了脸上。
 
 
他说"打吗?"
 
 
-END
 
 
*电影One Day台词

评论(33)
热度(139)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