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说(中)

不可说(上)
 
 
金钟云最近水逆。


食堂打饭有人也不看路直接往自己身上撞,他的白体恤粘上了一大片的油渍。偏偏下午课点名没法逃,他带着黏腻的触感揣着一颗要爆炸的心,在平均温度30度的教室里上了一下午的课。


人行路上走到的好好的被后面狂响的车铃声吓得一哆嗦,自己往哪躲车往哪开,到最后他手掌蹭破皮了不说还轻微的崴了脚。

偏偏肇事者还是一个女生,金钟云话都没说就看着小姑娘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自己疼的龇牙咧嘴的还要怕别人以为自己欺负人,还要去安慰她。

也是有够冒失。



第三次了。


他握住对方的手腕轻而易举的把饮料要泼的地方换了一个方向,弯过腰凑到女生夸张的帽子下面,果然看到的是那张熟悉的脸。


"别捂了,一只手也挡不住不是吗?"


泪眼婆娑眼眶通红,接下来可能就是泪如雨下问话不答。


"我没时间在这等你整理好情绪。"金钟云漫不经心的替女生挽起过长的袖子,看到被自己弄出来的红痕还好心的帮忙揉了两下。"前两次都是你吧。"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找我麻烦,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到此为止吧,不然虽然你是女生…"


他握在对方手腕上的手突然加重了力气,猝不及防间女生手中的那半罐饮料顺势掉落,迸溅出来的液体滴在了她白色的帆布鞋上。


"下次可能就不只是洒在鞋上那么简单。"



右眼皮在不停的跳。


金钟云倒不是什么迷信的人,但一想到刚刚那个奇怪的女生总感觉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怎么。


拆散他哥和他女朋友拆的太多报应来了?


他拿着手机熟练的跟他哥插科打诨,顺便让他在寺庙里给他求个转运符再回来。


"祖宗我这次又没有去寺庙的计划,我上哪给你带转运符回去?"


金钟云咬着手指在心里纠结,看着手机屏半天没回话。本身旅行就是一件比较辛苦的事情,凭空多出来一个行程像金希澈这种身体不好的很可能会吃不消。但是怎么说也是因为金希澈才有这种不安的感觉,解铃还须系铃人谁让他交那么多女朋友自己劳心劳力的,让他辛苦这一次也没什么不可以。


"希bong,希bongbong。"


"很累的。"


"hiong~"


"我去。"



"我昨天话白说的?"


金钟云看着坐在他身后的女生,压低声线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


"你记住我了?"女生这次撇下了能挡住半张脸的帽子,面色微红的避开他的视线搓着衣角。


这他妈玩哪出?


你当时往我身上泼菜汤的时候动作那叫一个快准狠,现在在这装什么小白兔扮哪门子的害羞可爱?


"你好,我叫……"


"我不想知道,拜托你离我远一点。"


他皮笑肉不笑的转回头,上完洗手间回来的朋友被他那写满不开心的脸吓得直接禁了声。



"诶你提前回来了!"


金钟云搞不懂那个女生到底想干嘛,带着一肚子的气烦躁了一下午,摔上家门一转身看到了十一点多才应该下飞机的金希澈。


一步当三步,蹦到金希澈面前突然想到对方的腿硬生生的克制住了自己想要窜到他身上的行为,直接撞进人怀里把金希澈弄了个踉跄。他抱着他哥不撒手,他哥嘴上嫌弃摸他头顺毛的动作倒是一点没耽误。


"你是不是为了你的转运符才这个跟我卖乖?"


"真的去了吗?"


金钟云眼睛里好像可以盛下从窗帘漏出来的星光,他哥佯装淡定在心里大呼可爱,想想觉得自己折腾了一天半睡觉时间没超过三个小时也算值得。


"等一下我找一下。"


金钟云坐在沙发上乐滋滋的看着他哥翻包,手机短信声响起也完全没注意到。等他回过神觉得不对劲的时候他哥已经站在原地盯着手机屏幕快有十分钟了,他小声的叫了声希bong,对方瞪大眼睛惨白的面孔看的他心里一惊。


"怎么了?"


"好像格外灵验呢。"


"嗯???"


金希澈把沉默的把转运符交到他手里,他们两个相互对视沉默了将近有一分钟,到最后金希澈先偏移开视线在他头上揉了一下转身上楼。



与此同时


与金希澈手机同时来了信息的手机在他兜里闪着微弱的信息提示灯,上课开了震动的他刚刚完全忽略了对方发过来的信息。


那是一张金钟云跟女生在一起的照片,他侧着脸半张面孔藏在女生的帽子下,对方的五官拍不到偏偏脸上的红晕格外明显。角度选取的刚刚好,一切看起来就刚好是金希澈理解成的样子。


-看来游戏好像还没结束呢。


不可说(下)

评论(21)
热度(73)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