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瞒我瞒

BE向

瞒着我吧

今天雨下的真的不小,去买个芝士蛋糕的功夫衣服下摆就湿了一大半

雨天真的跟你很像

要是你在旁边肯定又会撕着手上的倒刺不说话,装作不在意的斜着眼看我一眼,明明心里就喜欢的要死偏偏要面无表情的说一句哪里像?

我其实不喜欢雨天,雨天很麻烦,而我这个人最讨厌麻烦

怎么说呢,我从小的家庭教育告诉我不要在任何没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我对麻烦这两个字有着免疫排斥

所以为了不被拖鞋打我一直没敢跟你解释你为什么像雨天

总结来说你的出现在我这里就意味着麻烦

虽然你总笑我夸张又好笑的美式反应,但是从根本意义上来说,全凭这个我才能认识你。

如果不是我在你打架的时候惊呼了一声,你可能不会因为分神回过头来看我被那人打中了嘴角

我也不会被你脸上又青又紫的样子吓到,出于愧疚心的认为这全都是因为我。

当了半辈子的好学生连课都没不认真听过的我,仗着自己一米八的个子跟极其不协调的肢体动作跟人去打架,为了你。

虽然至今我也不知道那样子到底有多丑,但是看你一边笑一边疼的不间断的呼着冷气,估计就是我人生中做过最丢脸的事了。

以我活到三十多岁的人生保证,没有之一,如果不算那次当着全校的面跟你表白没得到回应的话。

我之前也说过,我对麻烦有着免疫排斥

从我莫名其妙带着一身伤的上回家,明明全身上下不间断的传来疼痛的讯号,我却控制不住的笑出来这件事上来看,你就是我一定要躲的对象。

所以对不起啊,我当时是有意疏离。

奈何你这人过于神通广大,我周围一共也没几个朋友,偏偏你是所有人的交集。

不过你笑话讲的真的不怎么样,我当时会笑完全就是因为你笑的太开心,眉眼弯弯,咬着棒棒糖像是要甜到人的心里面去。

这么说好像有点恶心。

那大概是听到你的笑声过于有感染力,没人可以不被你侵染。

包括我。

包括我这件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我自命清高带着对你的第一印象死命的不肯把我们往一个圈子里面划,李赫宰忍无可忍咬牙切齿的把我拽出去在我面前说了段暴风RAP

"崔始源你在这给我装什么?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一口一个健身跑步蛋白粉的人还喜欢上了喝可乐?"

"你那是喜欢喝咖啡吗?一杯咖啡半杯糖你也不嫌齁。提早出门不就是为了在咖啡厅门口装偶遇,说什么只是巧合你也没想跟他一起走。你那逆天的腿是白长的?不想跟人家一起走你倒是快走啊,他追的上你吗?迈开一步退回半步你在哪跳探戈啊。"

"崔始源你别把家庭当借口,喜欢就去追爱就说出口,唯唯诺诺连朋友的身份都不敢承认你让金钟云别养乌龟养你得了。"

你别笑我怂。

我固守阵地按自己的生活理念生活了十几年了,像是被封印起来一样你要等我一点点打破这个牢笼啊。毕竟我不是魔卡少女,没办法简简单单的说一句封印解除就搞定所有事情。

我在一点点改变的。

就像是那次的芝士蛋糕。

你皱着眉毛如临大敌,嘟着嘴像是撒娇的一样的小声嘟囔着。

我侧着头看着你,故意玩弄着帽子怕握着杯子不停发抖的手出卖了我忽然加剧的心跳。

"我喜欢的。"

"嗯?"

"我喜欢。"

我盲猜那次你肯定没看出来,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四次元的脑子除了打直球外别无二法。

所以毕业典礼的舞台我真的是用完了我这一辈子的勇气才走上去的,说实话我长这么大没少登台演讲,这真是唯一一次我腿软眼晕要派李赫宰在旁边看着我我才敢上去的一次。

反正毕业大家都疯了。

我总不能不合群。

但是我偏偏也忘了,你也是脾气最不好的一个。本就没多少的耐心早就在这场时光的拉锯战中耗得一干二净。所以连走都走的洒脱,走的一干二净毫不拖泥带水。

气我就算了,干嘛连李东海也一起气啊。

本身就爱哭的孩子好像要把自己身体里面的水分都哭没了一样,眼睛肿的跟个核桃一样。

平时就你最宠他,不要衣服任由他把鼻涕眼泪往上擦,揉着他的头发搂着他的脖子小声的哄着。你把人弄得离不开你以后甩手走了,好坏啊。

不过也不敢怪你几分钟,毕竟我还是怕你打畏惧你的武力实力。

不过听我一句劝下次别仗着自己武力高强就单打独斗,不然我也不用等你到现在,等到被家里人催婚。

今天的芝士蛋糕也不好吃。

这位仗剑天涯的侠客,等你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时候能不能给在这一直等你回来的同学捎个芝士蛋糕回来。

就那次你说吃不了我说喜欢的那个,你不回来我真的找不到比那个再甜的芝士蛋糕了。

所以你能不能加快一下回来的脚步,虽然我耐心超好可以等超久。

但我想你了。

评论(22)
热度(64)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