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量

-一

王嘉尔大概这辈子都不知道适量这两个字该怎么。

段宜恩看着平台上摆放的大大小小的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二

段宜恩还记得他来韩国第一次发烧的那天,王嘉尔跟他说雨不大跑回宿舍就好,结果没等跑到一半就被倾盆而下的雨拍在了半路上。

在坐着衣服都会被汗水浸湿的天气里,段宜恩盖着棉被还感觉冷。王嘉尔整个人急得不行,在床边守了一晚上又是换毛巾又是擦身体的好不容易才把温度降了下来。

段宜恩看着累倒在床上的王嘉尔,一脸无奈的摸了摸王嘉尔的头。

“以后真是不能随便信你的话。”

-三

王嘉尔吵着要给段宜恩煮粥,说着一定要照顾好病号要把段宜恩身体上亏欠的全部都补回来。

这话哪听着奇怪段宜恩想了好久也没想清楚,段宜恩也没再纠结,挥了挥手在床上继续补觉。

等到王嘉尔把粥端上来的时候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表情段宜恩以为他是对自己的厨艺不自信,看着颜色有点深的粥想也没想就喝了下去。

“挺好喝的,还有吗?”

如果有高清摄像头的话应该能清楚的拍到王嘉尔王嘉尔秒变的表情,从一脸抑郁到眼睛里都闪着星星,活像个神经分裂患者。

“有有有有,要多少有多少。”

“你煮了多少?”

-四

一步步挪到厨房的段宜恩当场石化在原地。

“……你看咱们七个人平常之前不要喝七碗吗,我就放了七碗米……结果越煮越多我把昨天吃东西剩的餐盒都拿来盛粥了才差不多装下。”

段宜恩感觉自己头有点疼。

“嘎嘎,你米洗了吗?”

“米粒一个个看着干干净净晶莹剔透的为什么要洗?”

段宜恩感觉自己现在不光头晕眼花叫连带着肚子也开始抽筋。

“昨天斑斑跟有谦是不是偷吃了你的冰激凌?”

“是啊,怎么了?”

“把这些粥全都留给他们喝吧让他们把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

-五

上车之前一群人一如既往的玩着抢副驾驶的游戏玩的不亦乐乎。

段宜恩最近有点感冒怕传染给王嘉尔早早的坐在了最后一排,看着坐在第一排diss抢到副驾驶的读书人,笑的格外温柔。

王嘉尔忙着说话没注意里的护手霜,一个不小心差不多挤出了三分之一。

然后他发扬自己从不浪费的精神把护手霜分给了坐在他旁边的斑斑,不管对方拒不拒绝就往人家手上抹,突发强迫症还非要抹匀了才行。

斑斑僵在座位上,不管身后的视线一遍遍在心里告诉自己没事没事,自己可是要上天的人怎么会怕这些。越做心里暗示越觉得可怕,到最后干脆倒在座位上装睡。

-六

段宜恩坐在椅子上,透过镜子看着王嘉尔跟别人聊的唾液横飞,笑的声音太大弄得他听不清王嘉尔在说什么。

“王嘉尔。”

“Jackson”

“嘎嘎。”

“怎么了mark”

看着他满房间找自己的样子段宜恩笑的格外开心,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王嘉尔走过来。

“mark我告诉你,刚刚经纪人哥哥告诉我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王嘉尔话说到一半感觉自己嘴唇有点凉,段宜恩的香水味弥散在自己的身边,整张脸在自己眼前放大,睫毛像是要触碰到自己的脸颊。

“我唇膏抹多了,分你一点。”

评论(12)
热度(125)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