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老人不会来

金希澈*金钟云

OOC

 

今年的冬天难得的没有雪。

 

 

金钟云懒得找换季穿的衣服,本来想着就拖延几天,等到天气转凉再从整理箱里面翻外套。

万万没想到早就该来的大雪迟迟未到,他一件大衣从初秋穿到了寒冬,估计运气再好一点的话可能连年末也能一起撑过去。

 

 

“哥你换件外套穿吧,你要是没钱买我送你一件。”

 

还没换好鞋就听到李赫宰在一边大声嚷嚷,他眯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把手里的快递盒冲着对方就扔了过去。

 

“哥!你这属于谋杀你知道吗?我要躲得慢一点你就准备好在在监狱过你的后半生吧。”

 

他想了想把手里大件的快递盒丢到玄关处,刚准备反驳李赫宰就被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李东海截胡。小甜豆笑得一脸明媚,在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就被对方抱了个满怀。

对方把手穿进他的大衣里,绕过他的后背环紧了双臂。

 

“哥,圣诞快乐。”

 

他抬手去戳对方的脸,刚刚还笑得一脸开心的李东海对着他使用了瞬移。一下子躲到李赫宰身后一脸委屈地看着他,语气惊恐地说他的手未免太也冰了。

 

“所以哥你换个外套吧,你就穿个羽绒服吧,又不让人审美疲劳又保温,多好!”

 

“李赫宰你先把你那个从夏天穿到现在的VANS换了再说我。”

 

“我们不一样嘛。”李赫宰微微扬起下巴,双手插在口袋里吊儿郎当地冲着他笑。“我可比哥年轻了两岁呢。”

 

 

然后李赫宰就被捶了。

还是捶头的那一种。

 

一向下手狠的金钟云都看得一愣,目瞪口呆地看着金希澈一手捶人一手把一整杯的热可可送到他手里。

 

 

“快递盒里面装的是什么?”

 

“你的圣诞礼物。”

 

李赫宰嫌弃地看了一眼连包装都没有的盒子,苦于金希澈在身边,心里面委屈巴巴嘴上也没敢提。

 

“这什么?”

 

“擦鞋的。”金钟云喝了一口热可可,好像是喝了一大口糖浆。他把杯子放到桌上,不动声色地往金希澈的方向推了推。“怕你穿了快半年的鞋子清洗困难,我提前为你准备好了清洁工具。”

 

李赫宰假笑回应,打算一会把自己口袋里洗衣店的优惠券整合起来塞给金钟云作为他得到礼物的回报。

 

 

“哇偶。”

 

李东海的礼物是一个水晶球。

 

他们当时逛商场的时候看到过,那时候店里没有李东海喜欢的样式,小孩子犹豫了半天还是没说服自己选择妥协。

 

他后来去很多家都找过,都没找到李东海喜欢的样式。到最后没办法返回最开始去的店里偷偷摸摸地拍了两张照片,找了一家手工坊去制定了一个。

 

 

小孩子看到礼物的瞬间眼睛都亮了,急吼吼地要关灯看效果,匆忙站起来的瞬间差点把自己刚拆开的礼物甩到地上。

李赫宰眼疾手快,一边把骂人一边没脾气地跑过去关灯。

他坐在他们两个对面,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听两个小孩子打嘴仗。

 

 

旁边有人在一直看他。

从李赫宰说收到圣诞礼物那一刻开始。

 

他目不斜视装看不见,演技好得连李赫宰这个人精都没看出来。

要不是金希澈趁着关灯一直在一边戳他的腰,他还可以继续装瞎直到聚会结束。

 

“我的礼物呢?”

 

仅凭着微弱的光源他完全可以装作看不清他的口型的,不巧下意识优先于理智,他读懂的瞬间偏头看向了玄关的方向,被金希澈敏锐地观察到。

 

“回去再看。”

 

 

我才没什么别的意思。

我就是单纯地怕李赫宰说我偏心。

 

我才不心虚。

 

 

金钟云一大早就被一连串信息震醒,睡意模糊地点开信息,看到发信人的瞬间清醒了一大半。

他从那天送过礼物过后就拒绝跟金希澈交流。

搞不清楚自己在一边别扭什么,明明借口已经给自己找好了。偏偏一想到圣诞节那天晚上就忍不住地脸红,身体下意识地把想要发出去的话全都删除。

 

对方完全没提礼物的事。

一连十多条信息,除了两个抖得他想吐的视频外就是一大堆喊着“终于下雪了”的语音。

金钟云一清早起来分别接受了视觉听觉上的双重折磨,在去你大爷跟操您妈之间纠结了很久,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放过人家亲属。

 

 

-你见没见过世面?

 

 

所以说千万不要不相信现世报这三个字。

 

金希澈早上给他发视频的时候外面的地还是干的,零星的雪花都不足够盖满车窗,他想在人家车窗上乱涂乱画都没成功。

他一个回笼觉睡到中午,一睁眼临上课还有十五分钟。匆忙洗漱套上衣服就往外跑,跑到楼下的时候被外边要没到脚踝的雪花吓得目瞪口呆。

 

“你这什么表情,看着特别像没见过世面。”

来不及跟同学解释的金钟云苦笑着看了对方一眼,裹紧了外套咬着牙钻进了寒风中。

 

 

他发誓明天他要杀了金希澈。

如果他明天能恢复意识的话。

 

所以人还是不能犯懒,适当地听一听李赫宰的话也没什么坏处。

 

 

“你在寝室吗?”

 

“不在。”

“我跟哥可不一样哦。”

“我可是超忙的,找我是要提前预约的。”

 

听个鬼。

你等明天我先弄死金希澈再整死你,让你们两个人相互陪伴永不孤单。

 

 

还在犹豫要怎么回复李赫宰的时候金希澈的信息就传了过来,他下意识地点进了聊天页面,看着上面的已读在心里默念了一声完了。

 

电话在他关机的前一秒打进来。

他认命地按了接听,没话说就安静地听着对面嘈杂的声音。

 

“你在哪啊?”

“我怎么没找到你?”

 

“我在寝室。”

 

“怎么没来跨年?”

 

“感冒发烧喉咙痛,就此原因跟您请假,望您批准。”

 

“你病得很全面啊。”

 

“所以才有理由跟你请假啊。”

 

就在他们两个共同沉默快要超过一分钟的时候,金希澈的声音与嘈杂的背景音夹杂在一起,传到了他的耳膜中。

一瞬间好像分不清到底是真实听到的还是他烧糊涂产生的幻觉。

 

-你没事吧?

 

“我很好。”

 

 

金希澈就是他的克星。

早晚有一天自己会被他搞得神经衰弱。

 

他睡得正舒服的时候被对方的连环电话给吵醒,挣扎着从被子里面爬起来披上外套下楼去接他。

而对方没有一丝愧疚之情,反倒是把手里的塑料袋塞到他手里,跟他说袋子太沉了他都拎一路了,剩下的这几级台阶就拜托他自己拎上楼吧。

 

 

如果事情只是到此为止的话金钟云可能还不至于要烧一整壶开水打算泼在金希澈脸上。

 

到底为什么会有人这样的人?

把一项只需要问百度就能解决的问题拆分成无数个小问题,以每三十秒问一个问题的频率成功地把金钟云从床上了吵起来。

 

到最后金钟云抱着煮好的面去自己的床上叫金希澈起床,眼睁睁看着对方把自己裹在了被子进入了深度睡眠。

 

 

不生气不生气。

看在他差不多买全了所有治疗感冒发烧的药的份上,就放他一马让他活到明天早上。

 

 

感冒药的药效来的还是蛮快的。

金希澈起身从床上下来再把金钟云拖到床里侧,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没把对方吵醒。

 

看来真的是睡熟了。

 

他拿指尖推了下对方额头,看着对方不怎么明朗的表情后又补了一下,

 

你说你平时要是有这个睡眠质量该有多好,我是不是就不用趁着后半夜你睡熟的时候再偷偷跑进来放礼物?

多大的人了还就因为我说了一句又没有圣诞老人而生气,圣诞礼物还要经由无数个人再交到我手里。

下次要是不让别人猜出礼物是你送的记得找一个好点的理由,我可没听说过谁会随手买个任天堂的新款游戏机送给别人当礼物的

 

金希澈把被子拉开钻了进去,受到冷空气影响的金钟云下意识地靠近热源。

金希澈抬手摸了摸对方额头,发汗发得差不多了,热度退下去了一大部分。

估计明早起来烧就能退了。

 

还以为他是真的不怕冷。

 

金希澈去年虽然没搞懂一个成年人怎么到二十岁还相信圣诞老人,但是毕竟是自己惹得对方不开心,还是要象征性地弥补一下。

万万没想到他熬到半夜三点,好不容易等到对方睡熟了把准备好的礼物塞到了对方外套的口袋里,打算向对方赔罪时,金钟云把那件外套锁到了柜子里。

整整一年的时间,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金希澈求了两个月的雪,终于盼来了这一天。

准备了一年的台词终于有机会说出口。

 

反正圣诞老人不会来。

怕某个小朋友没有圣诞礼物我就勉为其难送他一个吧。

 

-END

说圣诞快乐好像晚了

那就祝大家的每一天都快乐吧

要幸福啊

评论(9)
热度(84)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