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预估

金希澈*金钟云

“哥…”

终于是承受不住糕点师惶恐的视线,金钟真硬着头皮走进了咖啡店的工作间里。

半分钟的时间措词,一分钟的时间做心理建设。推开门的瞬间他迎上了他哥探寻的视线,于是之前做的所有准备全都白搭。

“怎么了?”

金钟云咬着袖子艰难地把它固定在了手肘上方,把水流开到最大试图以最快的速度洗掉自己手上沾满的全麦粉。

“哥你什么时候做好啊,我都饿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特意低下头去收拾工作台,趁着不需要进行眼神接触的这段时间可劲地跑火车。

什么工作忙客人多没时间吃饭,什么糕点师小姐姐最近做的蛋糕太甜不符合他喜好。话说的掷地有声没有一点犹豫,全然不记得十五分钟前飞速解决了一块芝士蛋糕并对此赞不绝口的是谁。

“还要十多分钟吧。”

金钟云的视线在手表的表盘跟烤箱之间游走,按理说还要有十多分钟才能结束,但是现在传来的味道似乎已经印证了他的猜想。

搞砸了。


——叮

金钟真偏过头去看他哥,他哥正抱着手臂在原地发呆,丝毫没有走上前的打算。

他叹了口气,认命地走过去查看结果。

其实没那么遭。

刨除有点烧焦、蛋糕看起来不怎么松软外,这个蛋糕是能吃的。

比前两天做的黑到认不出的抹茶曲奇好得多。

“看着蛮好吃的。”

金钟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弟弟,摸了摸对方柔顺的发尾没说话。

对方还生怕他不信,撕了一小块急忙往嘴里送,一瞬间烫的要流泪了。

金钟云想怕不是个傻子吧,那么烫直接吐掉不就行了,何必还在这不停地呼气囫囵地往下咽,烫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还在这跟他说好吃。

“那我们晚餐吃这个吧。”

他其实就是单纯地想逗弟弟而已,想看看对方那张脸上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

没想到被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李东海刚好听到,一脸忧心忡忡地看着金钟云,给他科普了半个小时乱吃东西的危害。


“哥你最近为什么喜欢上了做糕点?”

金钟云灌了一大口冰咖啡,咬着吸管含混不清地说了一句打发时间。

李东海忽然警觉,如临大敌似的看着金钟云。

他太熟悉对方这个表情。


在他问金钟云嗓子还疼不疼的时候,在他问金钟云为什么换上金希澈的照片当成手机壁纸的时候,又或者是在他借着酒劲问他什么时候喜欢上金希澈的时候。

他都是主动的避开视线,不是撕着手上的倒刺就是心不在焉地玩着手机,抛弃他中气十足的说话方式,吐出几个模糊的音节敷衍了事。


“哥。”

一个简短的词语被他把尾音托得老长,金钟云看着他一脸忧虑的深情没忍住笑出了声,收了手机坐地端端正正,安安静静地等着对方组织语言。

“是跟希澈哥有关吗?”

“不是。”

“我就是单纯地想学着做点东西而已,感觉烤蛋糕这种完全按照菜谱做东西应该会比做菜好学很多,所以才一直在学做糕点。”

“好做吗?”

他急忙摇头。


一点也不。

他以为做糕点什么就没有适量这种全靠直觉的词汇,没想到大部分东西都被规定了精准的刻度后他也依旧搞不定。

蛋清打发到粗泡状态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打发到干性发泡为止?颜色变浅是要变得多浅?

李东海看着他哥跟说rap似的在对面不停地吐槽,他举着杯蔬菜汁听的开心,时不时的还能跟演唱者来个互动。

金钟云说累了就往椅子上一摊,嘟着嘴念了一句反正烤糕点这种事情就是不适合我,声音怎么听怎么觉得带着点委屈。

李东海看了他哥一眼,在对方明显的求安慰的眼神下认真地点了点头。


不适合,而且是完全不适合。

金钟云的预估总是存在着明显性的错误,他搞不懂适量的具体含量,也没办法大致地预测到一匙到底有多少。

像是他当时以为的嗓子痛只是简单的感冒,随便找了几片消炎药试图解决问题,直到快说不出话的时候被扯到医院里才意识到那是声带结节。

又像是在他喝多了那个夜里,他问金钟云为什么会喜欢金希澈,对方当他是个醉鬼第二天起来就会全忘没,难得认真地回答了一次问题。

他说好像是金希澈发烧那天,他们两个在医院里刚好遇到。本身以为在门口碰到打了个招呼就该走的人意外的出现在了病房外,还冲着他摆了个耍帅的POSE。

“其实都算不上是喜欢吧。”

“就是时隔很久的心跳加速。仔细想想好像可能就是因为天气太热,持续高温下的心脏跳动,跟喜欢两个字没什么联系。”


你看。

他预估错了李东海的清醒程度。

也没搞清楚自己的感情认知。

金希澈那次发烧他也记得,他前前后后跟着跑了几次医院。

是一个难得寒冷的秋天。


吃过晚饭后他本身都想回家的,想起李东海一脸认真的神情又跑回了兔鼠。

倒要看看是有多不合适。

烤好的蛋糕还放在在那里,他撕下来一块丢到嘴里。

糊掉的地方嚼起来都能听到声响,蛋糕整体不怎么松软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吃起来没有一点甜味难免让人觉得发腻,他吃了两口就再也吃不下去。

金钟真现在的骗人技术也真的是炉火纯青。

在金钟云刚想打电话谴责无良试吃员的时候某人的信息就传了过来,一传就是三条,好像得整个工作间里都听到回音。

“艺sex,听说你最近在做糕点。”

“结果如何?”

“有没有多吃点?”

他翻出来昨天烤糊的抹茶曲奇照片发给金希澈,想了想又补了一个哭脸。

对方回了他一串丧心病狂的笑,他翻了个白眼把手机丢在工作台上,认真地思考着要怎么处理今天烤好的蛋糕。

“放弃吧放弃吧,以后还是跟哥出来吃吧。”


其实我知道的。

在把糖粉加进去的下一秒我就知道可能是放少了,在看到下一个步骤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泡沫还没打成型。

事实证明错误的预估不可能带来理想的结果,在进行更深一步的自我欺骗前就此停止可能是最正确的决定。


他没犹豫的把烤盘翻转,下午刚烤好的蛋糕现在就安安静静的呆在垃圾桶里。回金希澈信息前他特意把自己的壁纸换掉,连带着把那张穿着红色外套的男人背影的照片也一并删除。

“好啊,哥请客吧。”

点击,发送。

-END

评论(16)
热度(66)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