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



金希澈*金钟云


OOC


金希澈还是在赶通告的路上翻到的金钟云参加Unde Nineteen的视频。

上一秒面无表情的说着要人家再训练一年的话,下一秒半眯起眼睛挑起半边的嘴角,不需要借助任何言语就藐视了全场的人。


他看的起劲,三分钟的视频里硬生生的截出了快五十张的照片。一边挑着表情管理不怎么成功的截图发给金钟云,一边在群里跟着李赫宰起哄他这个前辈当的太凶。


他俩拿着琼瑶的剧本给人家练习生安排好了一出大戏,在这说得天花乱坠控诉得声泪俱下,连带着一大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队友跟着他俩在这添油加醋。

服兵役的忙内都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回了个哈哈哈,金钟云身为一个职业网民迄今为止连个标点符号都没回复。


金希澈又等了三分钟,意料之中的没等来回复。他砸了咂嘴选了一张刚刚截的最丑的照片点击了发送。


我给过你机会的。


他难得的在车上睡着了,也没什么艺人的职业修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往那一缩,全然不管自己炸得跟个草窝似的头发。


“我做梦了。”


梦里都是一堆奇奇怪怪的画面。

又真实又荒诞。


他梦到了十八岁的金钟云。


梦到了对方一言不发的挡在了自己前面,赤手空拳的接下了对面人挥过来的棍子。

那时候的他脸上还带着婴儿肥,瞪着眼睛的样子跟他在节目里的样子如出一辙。


金钟云的自我概括很准确,他那时候确实是跟谁也不说话把谁都当成竞争对手。这事他现在说起来云淡风轻的,当年执行的时候差点没把他自己别扭死。


那时候给他递个水都不接。

一般人碰上他这种低气压的都绕道走,偏偏就李东海李赫宰两个不长眼睛的,金钟云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俩就跟没看到似的,死活要把这个炸药桶给点了。


到最后被拒绝的两个人委屈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凑在一起抱头痛哭。一刻都闲不下来的队长跑去找那个义正言辞拒绝别人好意的人,本来以为就是青春期叛逆说几句就好了,被他红着眼眶死咬着牙的样子吓得心里一惊,想好的话一句也没说出口。


就没一个能让人省心的。


队长没能解决的事情就拜托给了金希澈,对于对方交代给他的事情他一句没听进去。直接把金钟云约出来把水往对方手里一塞,也不管对方要不要,反正他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了。


“喂。”


“嗯?”


金钟云转过身回来看他。

身上那件白外套已经脏的不像样子了,眼角下沾着两道污痕,一直顺延到鼻梁下面。


金希澈看着他裂开的嘴角,鬼使神差的上去摁了一下。


“你他妈有病吧?”


对方抬手推他。

力气没怎么把控好,金希澈后退了两步直接撞到砖墙上,沉闷的撞击声把金钟云自己都吓了一跳。


“你明天给我等着吧。”


金希澈故作潇洒地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在这骂金钟云,这死崽子下手怎么就那么重,疼得他走路都在这倒吸冷气。


“金钟云你明天死定了!”


他在中间休息的时候终于接到了金钟云的回信。


“哦。”


“你问问我梦到了什么?”


“我不问。”


“我梦到了我亲了你。”


对方不理他了。


梦跟现实不一样,梦是潜意识的具象化。


他看着金钟云裂开的嘴角,脑海里只剩下吻下去这一个想法。


强颜欢笑口是心非都是你,事不关己冷漠到骨子里的也是你。

拿好了竞争对手的剧本你怎么不按剧情出演?自己一个人跳脱剧情干嘛要拉我这个无关的人下水。


我不是花花公子的剧本吗?


金希澈又等了三分钟对面还是没动静。


他一边打字一边不由得感叹金钟云还真的是只会逃避这一个招数。


“我想吻你。”


“哥!”


“手滑了。”


金钟云快速地把手机收到自己口袋里,把满地的狼藉交到自己弟弟手里后飞速逃离了案发现场。


早就有预感。


大家都知道神童有一定的预知能力,其实他也有。


之所以从来没拿出来说,是因为他所有的预知能力都只局限在一个人身上。


金希澈。


总是一些很特殊的感知,出现在很多奇奇怪怪的时间点上面。


最开始是他想退队的时候。


他刚上完综艺上就被拉来练舞,身上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一曲过后原本挺阔的衣领变得软踏踏的,脸上精致的妆容被糊得一塌糊涂,身上的汗水加速了香水的挥发,甜腻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让金钟云想到了翻糖蛋糕。


他凑上前去拿指尖碰了碰对方的头,被对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凶巴巴地问了句“干什么?”


“我喜欢你。”


在最佳角度观赏到金希澈从炸毛到温顺的全部表情变化,金钟云笑得原地打滚,爬起来还不忘给楞在原地的金希澈一个飞吻。


“我爱你哦。”


“金钟云你给我等着,你有本事站那别跑!”


如果不是这一个月里这种预感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他几乎已经要忘记了那件事情。


所以说他一开始就应该拿好竞争关系的剧本,不然也不至于被金希澈逼得连在群里教训李赫宰都做不到。


“神童。”


“哥?”


“嗯。”


嗯个鬼啊你倒是说话啊!


“你觉得怎么样?”


我是聋了吗?你说啥了?我觉得什么怎么样了?


“哥你不是有自己的想法吗?我觉得按哥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


“我摔坏了我们家的咖啡机?”


“嗯?”


“那是我买给钟真的生日礼物。”


“哦。”


“现在他一个人蹲在收拾。”


“嗯。”


“跟我去买一个新的赔给他吧。”


“等着。”


END


评论(11)
热度(77)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