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

“在想什么?”

少年从后面搂住他。

冻得没什么知觉的双手搭在他的胸口处,猝不及防的温度改变弄得他浑身一抖。被身后的少年敏感地感知到,讨好似得拿柔顺的发尾蹭了蹭他的脸。

“在想什么啊?”

金希澈偏过头去看他。

他穿着宽松的白衬衫,初冬的季节里还套着那条浅色的破洞裤。都不用金希澈开口问,发红的膝盖就已经认证了他的担心。

“在想金钟云。”

像是青春期的初中生。

闹别扭也要提前告诉你。

生怕自己缩到角落里的动作还不够明显,恶狠狠地又瞪他一眼给足了他暗示。

“怎么了?”

金希澈贴着他身边坐下,被他抬手推到一边。

金希澈把手搭到对方肩上,被对方斜了一眼之后抬手拍掉。

还挺疼的。

金希澈把手放在他的腰侧,意料之中的激烈反应。

眼看着他要撞到床头柜上,金希澈眼疾手快地把手垫在了他的脑后。

“疼吗?”

少年扁了扁嘴,看了眼他的一手又看了看他的表情,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之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疼。”

“我不是帮你挡着了吗?”

“所以我就不能说疼了吗?”

金希澈被他怼的没话说,一脸认命的去给他揉脑袋上面看不到的包。

一会说揉错地方一会说力气用大了。
折腾到金希澈手臂都举酸了可算是搞定了这位祖宗。

“你为什么总在想金钟云啊?”

“因为他很难懂啊。”

他坐累了就顺势往身后的床上倒,白炽灯的光线像是陷入在一个温暖的梦境里。

“你就不一样,什么东西都表现出来,很好猜。”

“你这不是在讽刺我幼稚吗?”

显然是没听到他想要的答案。

金希澈的困意硬生生地被他截断,被他从床上拉起来,要他哑着嗓子也要把这些道理讲明白。

如果是他。

看到金希澈困的第一反应会是关掉空调。

默不作声地替他卸妆掖好被子,无限缓慢地关掉每一个开关再开门离开。

没能得到回答的问题就跟随者最后一盏被关掉的灯,永远地埋在他心里。

如果是他。

撞到了之后肯定死都不会说自己疼。

只要有人伤的比自己重,那么他所经历的一切疼痛就都不值一提。

被问到的时候就顶着笑脸打诨过去,他演技在这种时候一向很好,很少有人能看出端倪。

如果是他。

被谁惹到了之后也很少表现出不开心。

心思敏感脆弱折磨的全都是自己。

一边骂自己一天天怎么想那么多,跟别人语气不好地说一句话的后果就是自己在心里演绎无数遍绝交的场景。

一边再把家里门都锁上,自己缩到被子里委屈巴巴的在这想这人怎么这样?

“幼稚为什么算是讽刺?”

少年白了他一眼,小声嘟囔了一句明知故问。

“你喜欢幼稚的人吗?”

“我喜欢啊。”

金希澈看着他,没有一点躲闪地意思,从容迎接着对方打探的视线。

“真的?”

他收敛了笑意,认认真真地注视着少年的眼睛。

“真的。”

“我喜欢。”

总要成长。

减下去的婴儿肥跟瘦到突出的肩胛骨都是成长的代价。

他们值得被歌颂,不过不是被我歌颂。

我在意的只有你的任性跟孩子气。

这是我要守护的。

这是只有我可以守护的。

这是我为你买好的股票。

投进去的筹码是我余下所有的时间,增益是你永远温暖的笑。

我没有东西可以输,拜托请务必保证我是最后的赢家。

“我昨天晚上喝多了又把我自己当成谁了?”

“我的出轨对象。”

“……”

“你还说要趁金钟云回来前赶紧搞,不然就来不及了。”

“……”

“还作数吗?”

“滚。”

END

评论(11)
热度(77)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