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爱

扮猪吃老虎李东海×只知道弟控金钟云

我只想给你给你宠爱

"你他妈到哪了?"

金钟云坐在咖啡厅里面无表情的盯着手机屏,嘴里的吸管被他咬的面目全非。

"马上!哥!你再听一首歌我就到了!"

我坐这已经听了两遍情歌王了你人死哪去了。

金钟云翻了个白眼,满腔怒火全都发泄在手机上,噼里啪啦一顿摁之后把手机扔到玻璃桌上,动静贼大前面三桌都转过头来看他,然后被他面无表情的样子给吓了回去。

"你别毛毛躁躁的走路看路注意安全。"
 
 
都不用抬头看就知道推门进来的是李东海。
 
本来好好的风铃被他接近拆门的力气推开,发出了像声带撕裂的百灵鸟一样的惨叫声。

引来了咖啡厅里面的人的第二次注目。

肇事者毫不顾忌,顶着众人的视线跑到金钟云面前坐下,一口喝下为他点好的柠檬汁。

看来还是没解渴。小孩伸手过来哪金钟云面前的水,被他一把拍掉了手委屈巴巴的瞪着眼睛看着他。

就你眼睛大就你大!

"我感冒了。"

一秒钟就笑开了,咧开露出牙齿的嘴唇在笑,弯起来的眼睛在笑,像是所有的糖分都融化在了他眼睛里。

"他们说感冒传染给别人才是好的最快的方式。"

熊孩子还是没拦住,趁他不注意一把把杯子夺过去还特意侧过身去喝,嘴角周围留下的水渍也不擦,亮晶晶的好像要闪到人心里。

就认准了他会帮忙擦。
  
 
金钟云从小就不算什么脾气好的人,明明自己年龄也不大但是最讨厌小孩子,每次聚会他就躲在屋子里关上门图清净。

偏偏遇上个李东海这个死没眼力价的。

为了推开虚掩着的门整个人都向前扑倒,金钟云都提前捂好了耳朵,偏偏对方一声都没出。

缓了一会才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估计摔得挺疼,一双大眼睛里满是眼泪,看到角落里面的他的一瞬间又笑开了。

小不点张着手臂歪歪扭扭的朝着他走过来,仰着头看着他,说出来的话还带着哭腔。"哥哥,抱。"

应该先拍一下他身上的灰的,金钟云看着身上黑了一大块的白衬衫想到。
 
 
到了初中的时候吧,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叛逆期。

金钟云面无表情的看着跑来蹲在教室门口等他他一起回家的李东海,在周围人"你的小跟班又来了"的调笑声中第一次没有开口让他闭嘴,哑着嗓子说了句"你先回家"。然后故意转过身没去管对方那双湿漉漉的眼睛,转身搭上同班的肩膀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咬着牙说"别跟着我。"
 
后面的脚步声消失了。

其实也不想干什么。

跟着他们去了网吧,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屋子里面烟雾缭绕,充斥的脏话弄得他头脑发涨。

他出门透气,看到了缩成一团躲在电线杆旁边的李东海。

"不是说让你先回家,你一个小孩自己呆在这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责骂的话只能说到一半,看着对方哭肿的眼睛,能做的只是蹲下去把小不点搂在自己怀里,一下下拍着他不停发抖的身子在他耳边不停的说着"哥错了,再也不会这样了。"

最后腿蹲麻了的小不点被金钟云用尽了浑身力气背着走了三分钟,金钟云的叛逆期被小不点闹得仅持续了三小时。
 
 
等金钟云上高中的时候小不点还在上初二,金钟云时不时的要锻炼一下自己的跑步潜能,利用中午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往初中那边跑。

小不点中考的时候他比自己考试都紧张,好不容易得来的两天假期全部用来站在校门口晒太阳了。隔天上课金希澈看着领口处的明显色差,笑的被语文老师叫出去罚站。

高考前一天晚上他八点就躺床上了,辗转反侧床板都要被他弄塌了。晚上十点,小不点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头上挂着一排汗珠身上穿着完全湿透的衬衫,像是刚从桑拿房里出来一样浑身还冒着热气。小不点把他搂在怀里,力气有点紧,对方急速的心跳声还有几近沸腾的体温像是要把他灼烧。

"哥,考试加油。"

说完话就蹦蹦跳跳的跑下楼了,一身汗全蹭自己身上。金钟云有些无奈的看了眼热水器,全是冷水洗澡是别想了。

诡异的是带着李东海的一身的汗,他躺床上就睡着了一夜无梦。
 
 
"哥!哥!!"

金钟云被吵醒一肚子的气,手刚要拍下去突然想起叫自己的是谁,硬生生的转了个方向打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清醒点。

"你吵死了,要干嘛?"

"哥你才是,坐在那突然就晕了,发那么高的烧你还出门,你要干嘛?"

"哎呀你别那个样子,我有好好照顾自己的。病毒感冒七天就好啊,谁知道会突然发烧。"

金钟云烧的昏昏沉沉的,没听到对方的说话声,刚刚过头想看看这个小不点又闹什么别扭,对方的脸就逐渐放大到他的眼前。

我是真的烧糊涂了。

鼻尖相对,眼前失焦。李东海呼出来的气全都喷在他脸上,他下意识的往后缩,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摁在他头上的手禁锢住。

"我想吻你。"

李东海这个人最讨厌,小时说要他抱也只是端着手臂看着他,这次说要吻他也只是停留在原地等着他。

"哥。"

就你讨厌,每次都装作由我做决定的样子,明明就知道你一叫哥我就拿你没招。

金钟云叹了口气,被小不点趁虚而入。抬起来的手臂终究还是没打下去,拍了自己一下。
 
让你就知道宠着他。

评论(18)
热度(126)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