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损友

金希澈*金钟云

他的电话来的太是时候,金希澈翻来覆去跟时间斗智斗勇好不容易酝酿出的一点睡意,被响起的电话铃声瞬时摧毁。

照理来说是该生气的,连带着胸腔都在发抖恨不得把一口牙都咬碎,开口就要问候对方亲戚丝毫不给人还嘴的机会的那种生气。

 

还是敌人太狡猾,接通了电话就是呼啸不止的风声,连带着把他从喉咙里漏出的那点呜咽声都吹的零散。就像是大风天里瑟瑟发抖委屈巴巴的扯着他袖子的猫一样,他就是成为不了温柔乡怎么也要勉强当个避风港。

要他说金钟云可做个人吧,怎么他哭过一次自己服软了之后这招就屡试不爽了。之前狂犬的称呼被他自己乖张的性格宣扬的彻底,现在怎么又紧跟流行学上了小奶狗?

 

"在哪呢?"金希澈裸睡的习惯迟早被他改的彻底,哆哆嗦嗦靠着极强的心里建设从被子里爬出来套好了衣服,一开门发才现这位祖宗就蹲在他家门口。

见了面也不说话,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分给他,就低着头撕着自己手上的倒刺。一下下去就见血了,想不出应对措施的时候才肯抬起头看着他,活像他家那只故意捣乱然后再优哉游哉的舔着毛看着自己收拾烂摊子的猫。

"起来啊,在这装什么蘑菇。"

“蹲麻了。”他看着他,笑着把还渗血的手递到自己面前。“拉我一下吧。”

 

他看到了。

金希澈一直攥在手心里的创可贴终于名正言顺的拿了出来,被他以惯用的嫌弃面孔缠绕在了他的指尖上。他盯着创可贴上的海绵宝宝笑的开怀,金希澈冷哼了一声说了一句蠢死了。

 

"又怎么了?"

这话说出口金希澈自己都觉得不对,他明明已经很久没找过他了。

从那时候他说不上有意还是无意说的一句烦死了之后,关于他的恋爱进程他就真的没再没听到过一句。

 

好在他也没介意,胡乱的扯过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就露出来一双眼睛在外边,不停的眨。

"她劈腿了。"

话都说完了眼泪也没被他眨回去,金希澈看不下去拿手去捂他的眼睛,过长的睫毛像是要探寻手掌上面的纹路,来来回回几次才终于找到了可以停驻的港口。

 

"丑死了。"

 

校庆那天他选了副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身上带着根能拖到地上的银链子,在舞台上转两圈方圆一米内的人都会被他抽成重伤。特意选了个能贴住半个手臂的纹身贴,偏偏忽略了自己手小的问题,手忙脚乱的在那折腾了十分钟也没贴上。还是金希澈良心尚在,笑到头掉也没忘记走过去帮忙。

那时候他双手握住他的手臂,刚刚被冷水浸湿的纹身贴被被包裹在他们两个的体温下,湿润又温热的触感让金希澈有一瞬间以为的是自己的紧张做的怪。

"这个造型好看吗?"

他闲下来的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墨镜,拉下来一点露出了画了浓重的眼线的眼睛,不怎么熟练的对着他做了一个WINK。

"丑死了。"

金希澈这么多年别的没学会,嫌弃惹人烦的死出信手拈来。他装着要吐的样子松开了对方的手臂,没管金钟云的骂骂咧咧直接逃出了化妆间。

 

"你明明都没看到我的表情。"他带着浓重的鼻音还要反驳,金希澈翻了个白眼估计他这是哭的差不多了,被子扯开一块把自己一并塞了进去,手掌拿开顺带把上面的眼泪都蹭到他身上,还不忘特意凑到他面前说一句真丑。

他气的直骂人。

哭腔还在,眼泪又像是要跟着一起出来。金希澈眼疾手快的把手纸先塞到他手里,也学不会就安安静静的默默头发,乖了两分钟就把他头发揉的一团遭。

"你快给我闭嘴,我不喜欢听你哭,哭起来跟公鸭子叫似得,难听死了。"

 

他跟个打碎的沙漏似的什么都往外倒,从刚开始的全部要消音的话到后来的控诉自己怎么就交友不慎没认识到一个正常人。失恋了想找个靠谱的人安慰都没有,好不容易找了个同病相怜的李赫宰,这孙子死命的带他去天台吹风,自己咬了一身的蚊子包不说当天晚上李赫宰给他打电话说人俩和好了。

金希澈知道情形不对还是没忍住直接乐了出来,被他照着后背就来了一下,疼的龇牙咧嘴的也没算白挨了这下打,总算是把他逗笑了。

 

"还难受吗?"

他沉默的点了点头,被金希澈一把从被子上拽起来听他这番义正言辞的宣讲。

"我都不睡觉安慰你这么久了你怎么还难过?就这么点事难过这么一会就够了,你这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我告诉你,你失恋之后明天太阳照常升你该交的思想报告还要交,你压力还在任务还在,马上要到的期末考试也还在那等着你,你的生活里该有的东西依旧存在,你什么都没失去。"

"那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明明就是曾经一遍遍跟自己说过的话,偏偏要换了场合一字一句的把这些在他面前把这些全都重复一遍。

 

"嗯。"他吸了吸鼻子抬头看了金希澈一眼,扯着僵硬的笑冲着他点了点头。"我不难过了。"

 

骗人。

明明我自欺欺人了那么多年都没起过作用。

 

"最后一个问题,问完我就睡觉。"

"能抱我一下吗?"

 

不能吧。

心脏都要跳出胸腔了,这么强大的振频被听到了我之前的一切不都白演了。

 

"你多大了怎么还要抱,可让爸爸省省心吧。"

所以说,心里建设这个东西就是卵用没有。如果有,也不至于兜兜转转这么多年自己还是在这原地踏步。

 

算了吧。

感知的到最好,以后想说的话就不用再绕过重山叠嶂才能传到他耳朵里。

感知不到也好,反正最后我还能以他最好的朋友的身份收尾,终归也是他人生旅途上的的见证人。

END

评论(3)
热度(99)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