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粉过敏

过敏是一种机体的变态反应,是人对正常物质一种不正常反应,只有当过敏源接触到过敏体质的人群时才发生过敏反应。

不适感。

类似于羽毛拂过鼻尖,带来难以抑制的瘙痒感偏偏还没办法释怀。直视强光也没起到半点作用,喷嚏没打成还换回来一大口空气。

没办法完成的事总是让人郁闷气结,金希澈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金钟云鼓起的腮帮子,跟只时刻存着粮的仓鼠一样。

"你最近在躲我?"

金希澈身上带着种不知名的花香,不算浓郁但是要命的顺着他的呼吸道往里窜,挑衅的略过皮肤下层结缔组织中的微血管,目标直指抗体两人一见面就要打个你死我活。

金钟云试过口罩鼻塞,甚至拿卫生纸给自己堵到过呼吸困难,也没能抵抗得住他这不知道哪来的花香的侵略。

多重香味混杂,前调中调后调每一分每一秒的味道都不一样。全方面的进攻,四处来袭无处可躲,头痛欲裂缴枪投降。

"没有啊。"

眩晕感。

四处摇晃,载浮载沉。

脚下的步子丢了节拍,踩得乱七八糟直接撞上了后面的椅子,在裸露的皮肤上留下一道红痕。金希澈顺着他的惊呼声查看伤势,不忍心重碰故意放轻的力气带来了不可避免的战栗感,跟着肿胀的疼痛一起剥夺着他的感官。

"疼吗?"

话还没出口就变成了破碎的语调,金钟云咬着嘴唇不再说话,自暴自弃的感受着自身颤抖带来的涟漪反应,认命的听着金希澈在他耳边重复着同一个问题。

阻塞感。

被强光刺激下产生的生理眼泪,刺激着鼻腔造成着呼吸阻塞。

金希澈倒是难得安分,不再有任何动作就等着他把身上最后一块皮肤也变红,呼吸困难到不得不开口呼吸。

"疼吗?"

他这人也是真的烦,金钟云抬手推他对方就将计就计。没了平衡感手忙脚乱的下意识抱紧对方,借力打力反倒弄得自己一身的汗。

"滚。"

咬牙切齿,本身是带着看到仇敌的语气,被金希澈突破安全距离的凑近而不得已改了原有音轨。

疼痛感。

像是针尖刺入皮肤的疼痛,手背擦到马路上的疼痛,勉强在十级痛感中划分到三级的那种疼痛。

又痛又痒,密密麻麻的触感以喉结处为基点向四周扩散。

呼吸因为那股杂糅的花香而变得越发沉重,偏偏他脑中混沌摇晃的世界也因此才能找回一些理智。

他大口呼吸,机体自身的免疫反应弄得他浑身发热,像是刚刚从水中捞起来濒临死亡的鱼。

金希澈看着这位水宝宝,想不好该从哪下手帮忙擦就直接抱了上去,极尽温柔的抚开了他被汗水沾湿的刘海,在光洁的额头下虔诚的印下了一个吻。

"我爱你。"

金希澈估计是成了精蝴蝶,浑身上下都带着让他叫不出名字又莫名熟悉的花香。而他天生花粉过敏,自身机体免疫一次次替他做着抵抗到最后也没躲过免疫能力下降的命运。

到最后要放弃抵抗也没什么办法,人家都说了我爱你还能怎么样。

-END

评论(7)
热度(84)
  1. 零度奶盐宇宙首帅 转载了此文字
    神一般的…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