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大逃猜第三篇

写过字数最多的文章了
沈澈.:

各位看官猜测本文章作者并评论到下方,谢谢合作。

向死而生

BGM:『 Your echo 』 from Yesung .

“希bongbongbongbong,我们去蹦极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金钟云双手撑在窗台上,眯着眼睛微微抬起头,面朝着太阳的方向。

金希澈与靠在窗台上侧着头去看金钟云,阳光照耀在脸上留下的阴影的角度都恰到好处。他抬起手去揉金钟云的头发,直到对方头发乱成一团,金钟云不耐烦的拍掉他的手才勉强停止。

“你干嘛?”

“你好看的太不真实,只有碰到你我才能感觉到心安。”

金钟云最近很喜欢太阳。

在赶通告时坐在车里满哪找太阳,眼睛眯成一条缝儿,艰难又执着的想要直视着太阳。

“不能戴着墨镜睁大双眼看吗?你自己不是有设计墨镜,干嘛不戴?”

“隔着墨镜就不是亲眼见到了啊。”金钟云靠在金希澈身上,双手扒着蒙在自己眼前的手。“好了快把你的手从我眼前拿开。”

“拿开以后不要再看太阳了,多看看我吧,我其实比太阳还耀眼。”

金希澈感觉自己的手掌有点湿漉漉的,拿开手的那一刻窗外阳光依旧很刺眼,金希澈可以清楚的看到金钟云刚刚落下的泪水的流动痕迹。

“眼睛好干。”

金钟云揉着眼睛把眼角揉的通红,金希澈看着他没说话,把他的手拉下来跟他十指相扣。

当天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金希澈去敲金钟云家的门,带着满脸的倦意把手里的袋子塞到他手中,要了个十秒钟的拥抱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了句好好休息以后就走了,停留的时间没超过一分钟。

听利特说他还有个通告。

金钟云打开袋子,里面装着花花绿绿的眼药水。

在凌晨三点的时候,金钟云想要找水喝不小心碰倒了家里的玻璃水杯。

被东西杂碎的声音吵醒的金钟真跌跌撞撞骂着脏话从床上爬起来到厨房去看到底什么情况。

夜晚人的反应能力会偏差好像是真的,厨房灯亮起来的瞬间金钟真在原地反应了好久,眼前的画面从模糊一点点变得清晰,他在意识变得清醒之前眼泪眼泪先夺眶而出,好不容易清晰的景象又开始变得模糊。

“哭什么啊,快点换好衣服带我去医院啊,疼死了……”

金钟真打电话给利特的时候整个人哭的声音都是抖的,哭的科特瞬间清醒心里一惊跟着什么都没问清楚就飚着车赶到金钟云家。

到了才发现是手掌被玻璃划了个口子。

应该是不小心划破了毛细血管流了特别多的血,金钟云一件白色的卫衣四分之一的地方都是血,整张脸白的没有任何血色,靠着金钟真好像连坐稳的力气都没有。

“伤口不深不需要缝针,两天换一次药一定不要碰水,如果皮肉合的话不会留疤的。”值班的护士看着哭红眼睛的金钟真如是说道。

担心的出了一身的冷汗,轮胎好像都要冒火了一路飙车到医院。利特扬起拳头恶狠狠的看着金钟云,对方皱着八字眉撇着嘴低头不敢看他。

到最后也还是不忍心下手,抬手在他额前狠狠弹了一下听到他吃痛的哦了一声还替他揉了两下。

“这次我给你记着,你给我等着什么时候我要你还回来。”

他们super junior的队长向来说到做到。

第二天金钟云就体会到了什么叫让他还回来。

李东海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黏在他身边,不管金钟云在他耳边强调了几遍“我没事,我就是不小心划伤”,在那孩子眼里会自动过滤成我哥在逞强。

从早上开始,在金钟真担惊受怕了一晚上好不容易能好好睡觉进入到深度睡眠的时候,李东海一个门铃又给他摁起来了。

“东海,哥自己可以接水的。”金钟云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帮他接水挤牙膏的李东海哭笑不得。

“你万一不小心碰到水怎么办。”李东海一脸严肃的拒绝,把牙刷递到他手里认真的看着他刷牙。

“我会小心的啊,我又不傻。”

“不傻你还会被划到?”李东海站在他身后看着他,透过镜子金钟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满脸的嘲讽。

可以,你现在都会怼你哥了。

进了练习室以后李赫宰跟神童就开始了双人相声模式,一唱一和的给他进行了长达十分钟的洗脑,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死命的拦着他不让他练舞。

“哥,你手都划破了,伤的那么严重当然不能练舞啊。你练舞抬手的时候万一血液不流通伤口难以愈合怎么办?”神童站在他面前,挡了他眼前全部的光。

“你们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少在这唬人。我就不小心划个口,哪伤的严重?”

“得了吧,特哥说你整个衣服流的都是血啊,钟真吓得哭了一晚上,眼睛肿的跟个核桃似的。”

“钟真眼睛哭肿了是真的,我今早去的时候还肿着呢。”

前面神童两边赫海,他们仨连着不停的说话像是3D立体环绕音效似的。金钟云感觉自己像是被唐僧念紧箍咒的孙悟空,脑袋疼。

“利特告诉你你告诉他们这么做的?我手真的没事你放心啦。”

“你手怎么了?”

收到金希澈秒回的短信以后金钟云手机直接摔在了地上,没等捡起来呢对方电话就回过来了。

完了。

金钟云透过镜子面如死灰的看着利特,本着金希澈有通告不能打扰他的原则,挂了他的电话。

然后利特的手机就响了,在金钟云求救的眼神中,他笑着接通了电话然后开了免提。

“钟云手怎么了?”

“划坏了,凌晨三点多钟真哭着给我打的电话让我带钟云去医院。我进门的时候钟云穿着的白色卫衣上面全是血,整个人满脸惨白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钟真一边哭一边把他背下楼背近医院的。”

“他人呢?”

金钟云感觉自己背后凉嗖嗖的,隔着电话他都能听到金希澈在另一边的磨牙声。他坐在沙发上缩着脖子,咽了咽口水考虑着自己去哪能逃过一劫。

“练习室。”

“给我等着。”

看着他们四个不怀好意的笑金钟云感觉自己是真的生无可恋,等死吧。

金希澈赶过来的时候刚好是吃饭的时间,金钟云一边跟李东海说自己绝对不用喂饭一边艰难的用着筷子跟餐盒里面的菜抗争。

死活夹不起来东西以后金钟云彻底火大了,扔下筷子皱着眉头说了一句老子不吃了。

“呦,你挺厉害啊。”

黑道云就登场了三秒钟,听到金希澈的声音以后他头都没敢回。默默的坐了回去,掰开了一副新筷子。

“怎么长这么大筷子都不会使了?”

金希澈坐到了他的左边,右手从他身后穿过去放在他的手上。金希澈的手比他大了不止一个指节,像是在教孩子怎么用筷子,摆弄着他的手指,夹起食物喂到他嘴边。

金钟云感觉自己的头已经抬不起来了。金希澈半个身子都贴着他,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冒汗,像是跑了一千米。

“你是打算用头吃饭?”

说话的时候故意凑在他耳边,呼出来的热气吹着耳边的头发,太痒了弄得金钟云浑身一抖,忍不住的往旁边躲然后被金希澈一把捞了回来,顺势把闲着的左手固定在他腰上。

金钟云不得不抬起头吃东西,李赫宰看着他的脸一口饮料全喷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你好像被煮了。”

你等我手好了的。

“我真的吃不下了。”

金钟云看着餐盒里面的食物,感觉自己一阵反胃,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在往上涌,他把手放在嘴边勉强抑制住想要呕吐的感觉。

金希澈没说话,金钟云心虚的一直没敢看他,坐在座位上发呆。不知道坐了多久他感觉到自己肩膀上有点湿,抬头通过镜子看到金希澈把头埋在他肩膀上,白色的衬衫上被打透的范围越来越大。金钟云想说什么,话卡在嗓子里,如鲠在喉。

等金希澈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的泪水已经没了,连带着鼻涕一起蹭在金钟云衣服上。
 
他睁着发红的眼睛笑着跟金钟云说,明天我们去蹦极吧。

金钟云恐高。

在跟随着升降台往上升的时候他就开始止不住的发抖,腿已经支撑不起全身,整个人挂在金希澈的身上。

从升降台上下来的时候他本能的抱着柱子蹲下,害怕是天生的,无论他怎么做心里建设,真的踏在蹦极台的那一秒,意识还没清醒眼泪就先流下来了。

那天的太阳格外的大,可能是离得近了,金钟云感觉自己身上的水分都被蒸发没了,哭了五分钟眼泪都流不出了。

“还要蹦极吗?”

蹲久了再站起来眼前一晕,金希澈扶了他一下,看他能站稳了以后立刻放开了手。

“嗯。”

金钟云睁开眼睛的时候金希澈刚好转身,他步履匆忙的走到升降台上,在机器运作发出巨大声前响金希澈大喊,“我在下面等你”。

蹦极对恐高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像是经历了一次死亡。

金钟云站在蹦极台上的时候不敢睁眼向下看也不敢闭眼,一个人站在板子上没办法向下蹦更没办法往回走。

他只能微微仰起头,这次太阳比往常更刺眼,双眼好像被灼伤了一样短暂性的失明,随之抑制不止的晕眩身体前倾,无数的风迎面而来,无处可躲,难以呼吸。
金钟云感觉自己像是在经历走马灯,一件件回想之前的事情。

对食物不感兴趣看到食物就忍不住的想吐,深夜辗转反侧难受到故意自残,浑身总是止不住的发冷于是近乎执着的追求阳光,用安眠药难得换来的睡眠中满是噩梦,在黑暗中总是抑制不住的流泪。

他张开嘴大喊,灌进来的风一瞬间涌到肚子里面,身上的不适感不断加剧脑子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却好像断了线,随着他的告诉下落好像连那些记忆一并被扔在高空中。

越靠近地面金希澈的脸变得越清楚,那个傻子躺在地上沐浴在阳光下,背朝地脸朝他,被晒的浑身是汗满脸通红。

他好像懂了金希澈为什么刚才离开的那么迅速。

不加快脚步就再也离不开,不选择陪在他身边是怕成为他的负担。
 
他天生敏感,在队里担当哥哥的角色不允许自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说给弟弟听,自己一个人死扛着绝不允许自己把一切说出口。

他不说就没人知道。

金希澈除外。

他明明早就知道眼睛干是胡诌的借口却还是用自己难得的休息时间跑药店买了一大堆眼药水,在李东海没眼力价地问为什么不小心划手会划到手掌时大声的找别的话题岔过去,在他艰难的吃了半盒饭的时候连劝告的话不忍心说。

因为太爱你所以生怕哪一天你会放弃我选择离开

因为太爱你所以生怕哪一句话会给你造成负担

傻子。

“蹦极之后,有什么感觉?”

发抖也会传染?

金钟云没忍住笑了出来,趴在金希澈身上抬手抱住了他。

“活着真好。”他的心跳还没趋于平静,还在耳鸣,说出来的话自己都听不清。“还好有你。”

你是希望你是救赎,你是我痛苦挣扎时的最好慰藉,你是我在这场博弈中的最大筹码。

你是终点。


评论
热度(106)
© 宇宙首帅 | Powered by LOFTER